<dfn id="vjttt"><nobr id="vjttt"><menuitem id="vjttt"></menuitem></nobr></dfn>
      <form id="vjttt"><nobr id="vjttt"></nobr></form>
      
      

                當前位置:劇本發行網  -  新聞文章  -  劇本下載

                俄國作家亞·奧斯特洛夫斯基【劇本】大雷雨分享下載

                2021-02-04 20:44:27

                來源:www.graymatterstrategies.com

                評論:0

                瀏覽量:2662

                【劇本】大雷雨 

                亞·奧斯特洛夫斯基(俄國) 


                大雷雨

                  五幕正劇

                  臧仲倫譯

                    

                  A.H.OCTPOBCKИ?

                    ГPOЭA

                  根據蘇聯國家文學出版社1950年版《亞·尼·奧

                    斯特洛夫斯基全集》第二卷譯出

                    

                人物①(〖注釋〗① 劇中人,除鮑里斯外,都穿俄國服裝?!髡咦ⅲ?/p>

                    

                  薩維奧爾·普羅科菲耶維奇·季科伊——商人,本城顯要鮑里斯·格里戈里耶維奇——他的侄子,受過相當教育的年輕人

                  馬爾法·伊格納季耶夫娜·卡巴諾娃(卡巴尼哈)——某富商的寡妻

                  季洪·伊萬內奇·卡巴諾夫——她的兒子

                  卡捷琳娜——他的妻子

                  瓦爾瓦拉——季洪的妹妹

                  庫利金——小市民,自學成才的鐘表匠,在探索永動機瓦尼亞·庫德里亞什——年輕人,季科伊的伙計

                  沙普金——小市民

                  費克盧莎——女香客

                  格拉莎——卡巴諾娃家的侍女

                  帶著兩個仆人的貴婦人——半瘋癲的七十歲老婦

                  本城男女居民若干

                    

                    劇情發生在卡里諾夫城的伏爾加河畔,夏天。第三幕與第四幕相隔十天。

                    

                第一幕

                    

                    〔伏爾加河高岸上的一座公園;伏爾加河對岸是一片鄉村景色。舞臺上有兩把長椅和幾叢花木。

                    

                  第一場

                    

                    庫利金坐在長椅上,眺望著對岸。庫德里亞什和沙普金在散步

                    

                  庫利金 (唱)“在平整的河谷,在平坦的高地……”①(停唱)怪事,真該說是怪事!庫德里亞什!我的老弟,你瞧,五十年來,我天天都在眺望伏爾加河對岸的景色,但總是看不夠。(〖注釋〗① 這是俄國十九世紀的一首流行歌曲,由詩人梅爾茲利亞科夫作詞。)

                  庫德里亞什 怎么啦?

                  庫利金 風景如畫!太美啦!真叫人心曠神怡。

                  庫德里亞什 沒什么!

                  庫利金 真叫人賞心悅目!你倒說“沒什么”!你們看慣了,要不就是你們不懂大自然有多么美。

                  庫德里亞什 得了,跟你真沒法說話!你是我們這兒的老古板,一位能工巧匠。

                  庫利金 機器匠,自學出來的機器匠。

                  庫德里亞什 反正一樣。

                      〔靜場。

                  庫利金 (指著一旁)你瞧,庫德里亞什老弟,這是誰在那兒指手畫腳?

                  庫德里亞什 這個嗎?這是季科伊在罵侄子。

                  庫利金 他哪兒不能罵,偏偏找到這地方!

                  庫德里亞什 他要罵人到處能罵。他還怕什么人嗎!鮑里斯·格里戈里伊奇落到他手里當了犧牲品,他就騎在他頭上作威作福。

                  沙普金 可是,跟咱們這位薩維奧爾·普羅科菲伊奇一樣愛罵人的人,還找不出第二個來!他平白無故就訓斥人。

                  庫德里亞什 這家伙的嘴可損了。

                  沙普金 卡巴尼哈也不是好玩意兒。

                  庫德里亞什 哼,那娘兒們起碼還裝模作樣擺出一副大慈大悲的模樣,可這家伙簡直像條瘋狗!

                  沙普金 沒人治得了他,所以他見人就咬!

                  庫德里亞什 可惜咱們這兒像我這樣的小伙子太少了,不然的話,我們就得教訓教訓他,不許他胡鬧。

                  沙普金 你們想怎么治他?

                  庫德里亞什 好好兒嚇唬嚇唬他。

                  沙普金 怎么嚇唬?

                  庫德里亞什 湊這么四五個人,隨便找個小胡同,跟他面對面談談,這樣他就老實了。咱們教訓過他,他還不敢吭聲,只好一步一回頭,乖乖地滾蛋。

                  沙普金 怪不得他要送你去當兵哩。

                  庫德里亞什 他想送,但是送不了,這就等于屁事沒有。他不敢送我去。他的鼻子靈著呢,他心里有數,我這顆腦袋是不肯賤賣的。只有你們才見他害怕,我可懂得怎么治他。

                  沙普金 不見得吧!

                  庫德里亞什 什么叫不見得!我是一個出了名的亡命徒;他干嗎還用我呢?可見,他需要我。因此我不怕他,而要讓他怕我。

                  沙普金 難道他就不罵你嗎?

                  庫德里亞什 怎么不罵!他不罵人就活不下去??墒俏乙拆埐涣怂核R一句,我還他十句;他只好啐口唾沫乖乖地滾蛋。不,我才不在他面前低三下四呢。

                  沙普金 難道你要學他的樣子嗎!忍下這口氣算啦。

                  庫德里亞什 哼,就你聰明!那你先去教會他懂禮貌,再來教訓我!可惜他家的閨女都還是黃毛丫頭,沒有一個大姑娘。

                  沙普金 那又怎么樣?

                  庫德里亞什 那我就得敬他三分。我可是個追求大姑娘的好手!

                      〔季科伊和鮑里斯上。庫利金脫帽。

                  沙普金(對庫德里亞什)咱們躲他遠點兒:可別讓他給纏上了。

                      〔他們退場。

                    

                  第二場

                    

                    前場人物、季科伊和鮑里斯

                    

                  季科伊 你敢情又到這兒閑蹓跶了!好吃懶做的家伙!混帳!

                  鮑里斯 大過節的,待在家里干什么!

                  季科伊 想找活干還能找不著?我再三跟你說:“可別讓我碰到你”:你就是不聽!你待的地方還嫌少嗎?不管上哪兒,都要碰到你!呸,你這該死的東西!你干嗎像電線桿子似的站著!我跟你說話,你倒是聽見了沒有?

                  鮑里斯 我不是聽著嗎,你還要我怎么樣!

                  季科伊 (望了一眼鮑里斯)你給我滾!我不愿意跟你這個兩面三刀的人說話。(走開)死皮賴臉地跟著?。ㄟ丝谕倌?,下)

                  

                  第三場

                  

                    庫利金、鮑里斯、庫德里亞什和沙普金

                  

                  庫利金 先生,您跟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們怎么也弄不明白。您居然心甘情愿地住在他家,挨罵受氣。

                  鮑里斯 哪里是心甘情愿呀,庫利金!沒法子。

                  庫利金 請問,怎么會沒法子呢,先生。如果可以的話,請給我們講講吧。

                  鮑里斯 怎么不可以?你們知道我的祖母安菲薩·米哈伊洛夫娜嗎?

                  庫利金 嗯,怎么不知道!

                  庫德里亞什 怎么不知道!

                  鮑里斯 因為家父娶了一位大家閨秀,她就不喜歡他。因此,家父和家母只得住在莫斯科。家母常常說,她跟我們家的親戚在一起待不上三天,她覺得太野蠻了。

                  庫利金 可不是野蠻!還用說嗎!非得忍氣吞聲才行,先生。

                  鮑里斯 在莫斯科,家父和家母讓我們受到良好的教育,為了我們,他們不惜一切。他們把我送進商業學校,把妹妹送進貴族女子中學,可是他們倆忽然得霍亂病死了;于是我和妹妹就成了孤兒。后來我們聽說,祖母也在這里去世了,并且留下遺囑,讓叔叔等我們成年之后,把我們應得的一份遺產分給我們,不過有一個條件。

                  庫利金 什么條件呢,先生?

                  鮑里斯 如果我們對他孝順的話。

                  庫利金 這就是說,先生,你們永遠見不到你們那份遺產了。

                  鮑里斯 不,還不僅如此,庫利金!他先是挖苦我們,變著法兒罵我們,想怎么罵就怎么罵,而結果是什么也不給,或者給一星半點。還說什么這是他大發慈悲,本來連這一點也不應當給。

                  庫德里亞什 這是咱們這兒商人們的一貫作風。再說,就算您孝順他,難道誰能阻攔他說,您對他不孝順嗎?

                  鮑里斯 可不是嘛。就是眼下,有時候他還常說:“我有自己的兒女,我干嗎要把錢送給旁人?這樣,我豈不是委屈了自己的孩子嗎!”

                  庫利金 這么說,先生,您的事情不妙啊。

                  鮑里斯 要是我一個人,還沒什么!我可以拋棄一切,一走了之??墒俏铱蓱z我的妹妹。他本來一再寫信讓她來,可是家母的親戚不放,來信說她病了。她要是真的來了,她在這兒要過什么日子啊,想起來都覺得可怕。

                  庫德里亞什 那還用說。他們難道懂得應該怎么待人嗎?

                  庫利金 您在他家到底怎么樣?先生,地位如何?

                  鮑里斯 毫無地位可言。他說:“你住在我家,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至于工錢嘛,給多少算多少?!边@就是說,等一年過去以后,隨他高興,隨便給我結個賬就完了。

                  庫德里亞什 這是他的一貫作風。我們這幫當伙計的誰也不敢提工錢的事,不然的話,他非把你罵個狗血噴頭不可。他說:“你憑什么知道我腦袋里想什么?難道你能知道我的心嗎!也許,我一高興干脆給你五千呢?!蹦愀惺裁纯烧f的!不過話又說回來,他這輩子就沒有這么高興過一回。

                  庫利金 怎么辦呢,先生!總得想個法子巴結巴結他才是呀。

                  鮑里斯 問題就在這兒,庫利金,這是無論如何辦不到的。連他自己的兒女都沒法討得他的喜歡,我怎么行呢!

                  庫德里亞什 既然他凈指著罵人過日子,誰又能討得他的喜歡呢?他罵得最兇的時候就是為錢,沒有一次結賬的時候不罵人。只要他不發火,有人寧可自己吃虧。要是有誰大清早惹他發了火,那可要命了!他一整天見誰跟誰沒個完。

                  鮑里斯 我嬸子每天早上都眼淚汪汪地央求大家:“他大叔,可別惹他發火呀!親愛的,可別惹他發火呀!”

                  庫德里亞什 難道你躲得了嗎!他一到集市,就完蛋啦!他能把鄉親們罵個遍。哪怕人家自認晦氣,做虧本買賣,他還是不罵不走。然后就這么一整天罵罵咧咧的。

                  沙普金 一句話:是條瘋狗!

                  庫德里亞什 地地道道的瘋狗!

                  鮑里斯 要是他碰到一個他不敢罵的人惹了他,那才要命呢;那就夠家里人受的啦!

                  庫德里亞什 天哪!笑死人了!有一回,在伏爾加河的渡口上,一個驃騎兵把他臭罵了一頓??筛闪思儆械男迈r事兒!

                  鮑里斯 可是家里人嘗到了什么滋味呢!出了這樁事以后,足有兩禮拜,大家東躲西藏,不是爬上閣樓,就是鉆進儲藏室。

                  庫利金 這是怎么回事?好像晚禱散場了吧?

                    〔若干人在舞臺后部走過。

                  庫德里亞什 沙普金,咱們去痛飲一杯!在這兒站著干嗎?

                    〔兩人鞠躬,下。

                  鮑里斯 唉,庫利金,我在這兒過不慣,這日子太難熬啦!大家都對我冷眼相看,好像我在這兒是個多余的人,似乎我妨礙了他們。我不懂這兒的風俗習慣。我明白,這一切都是咱們俄國的、本鄉本土的東西,可是我怎么也習慣不了。

                  庫利金 那您就永遠不要習慣這些東西吧,先生。

                  鮑里斯 為什么呢?

                  庫利金 我們這座城市里的風俗是殘忍的,先生,太殘忍了!在小市民中間,先生,除了蠻不講理和赤裸裸的貧困以外,什么也看不見。而且,先生,我們永遠也跳不出這個包圍圈!因為我們老老實實干活,永遠也只能勉強混口飯吃??墒怯绣X人呢,先生,總是變著法兒想把窮人變成奴隸,他指望窮人白替他干活,賺更多的錢。您知道,您叔叔薩維奧爾·普羅科菲伊奇是怎么回答市長的嗎?鄉親們跑到市長那兒去告狀,說他欠他們的錢從來不好好還清。因此市長就對他說:“喂,薩維奧爾·普羅科菲伊奇,你把農民的賬好好結清了吧!他們每天都上我這兒告你!”您叔叔就拍拍市長的肩膀說:“大人,這種雞毛蒜皮的事,還值得咱倆一提嗎!一年里在我手下干過活的人可多了;您要明白,我少給他們每人一戈比,就可以湊成幾千盧布,這對我有多好??!”就是這么回事,先生,至于他們彼此之間搞的那一套,那就沒法提了,先生!他們在生意上彼此拆臺,與其說是為了賺錢,不如說是因為眼紅。他們彼此作對;他們把那些喝得醉醺醺的在官府里當差的人硬拖到自己的高樓大廈,這些人呀,先生,簡直沒個人樣,人的臉面都給他們丟盡了。為了一點小恩小惠,他們會在公文紙上給他人羅織罪名。于是,先生,他們就打起了官司,痛苦也就沒個完了。先在這兒沒完沒了地打官司,然后又上省城,可那兒人家早就等著他們啦,而且高興得直拍巴掌。說話容易做事難,官司哪能很快就打完;把他們東拉西拽,拖過來拉過去;可他們對這樣的拖拉還覺得高興哩,他們要的就是這股勁兒。有人還說:“我固然花了很多錢,可是他也沒少花?!蔽冶緛硐胱鍪自?,把所有這些事情描寫一番……

                  鮑里斯 您會寫詩?

                  庫利金 會寫舊體詩,先生。我讀過不少羅蒙諾索夫和杰爾查文的詩……羅蒙諾索夫是個非常聰明的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而且還是咱老百姓出身的。

                  鮑里斯 您應當把這些事寫出來。一定很有意思。

                  庫利金 那怎么行呢,先生!他們會吃了我,把我活活地吞下去。先生,我就因為愛管閑事已經夠受的了:可是這脾氣又改不了,就愛多嘴多舌!先生,我還想把他們的家庭生活說給您聽聽;不過以后有機會再說吧。也是值得聽聽的。

                    〔費克盧莎和另一女人上。

                  費克盧莎 山明-水秀,親愛的,真是山明-水秀!籬直太美啦!真沒說的!你們簡直跟住在天國里一樣!這兒的商人都篤信上帝的,而且品德高尚,樂善好施!我非常滿意,老嫂子,非常滿意,滿意極了!對我們這樣慷慨布施,他們一定會招財進寶、添福添壽的,特別是卡巴諾娃家。

                    〔兩人下。

                  鮑里斯 卡巴諾娃家?

                  庫利金 她是個假善人,先生!對叫花子可以慷慨布施,可是對家里人卻心狠手毒。

                    〔靜場。

                    先生,要是我能發明一種永動機就好啦!

                  鮑里斯 那時候您要干什么呢?

                  庫利金 那還用說,先生!英國人會出一百萬把它買去的,我要把這筆錢統統用在公益事業上。要讓老百姓有活干。不然的話,空有兩手,卻沒事可做。

                  鮑里斯 你希望發明永動機嗎?

                  庫利金 當然,先生!不過現在我要先弄到一筆做模型的錢才成。再見,先生?。ㄏ拢?/p>

                  

                  第四場

                  

                  鮑里斯 (獨自一人)我不忍心打破他的幻想!一個多么好的人??!他眈于幻想,他是幸福的??墒俏夷?,看來,非得在這個藏垢納污之地把自己的青春毀了不可。我已經弄得焦頭爛額,可是還在胡思亂想!唉,我怎么就甩不掉這傻念頭呢!我怎能去談情說愛呢?我累死累活,受盡折磨,可這會兒還癡心妄想去談戀愛。愛誰呢?去愛一個甚至跟她說句話都不可能的女人。(靜場)可是,不管怎么樣,我心里總想著她。瞧,她來了!跟她丈夫來了,婆婆也跟他們在一塊兒!我這不是太傻了嗎!我要躲在一旁偷偷地瞧她一眼,然后再回家。(下)

                    〔卡巴諾娃、卡巴諾夫、卡捷琳娜和瓦爾瓦拉從相反方向上。

                  

                  第五場

                  

                    卡巴諾娃、卡巴諾夫、卡捷琳娜和瓦爾瓦拉

                  

                  卡巴諾娃 如果你愿意聽你媽的話,那么,你到那兒以后,就按我的吩咐做。

                  卡巴諾夫 媽,我哪能不聽您的話呢!

                  卡巴諾娃 這年頭,對長輩都不很尊敬。

                  瓦爾瓦拉 (自言自語)就不尊敬你。

                  卡巴諾夫 媽,我好像絲毫沒有違背過您的心意呀。

                  卡巴諾娃 要是我沒有親眼看見和親耳聽見,如今孩子們是怎么尊敬父母的,孩子,那我對你的話也就信以為真了!做兒女的能記得為娘拖兒帶女吃了多少苦頭,也就好了。

                  卡巴諾夫 媽,我……

                  卡巴諾娃 要是為娘的由于你們的傲慢無禮說了一兩句氣話,那么我想,你們也得聽著!你覺得怎么樣?

                  卡巴諾夫 媽,您的話我什么時候不聽呢?

                  卡巴諾娃 媽老啦,糊涂啦!嗯,你們年輕、聰明,對我們這些老糊涂不要見怪。

                  卡巴諾夫 (嘆息,旁白)唉,主?。。▽δ赣H)媽,我們哪兒敢這樣想呢!

                  卡巴諾娃 要知道,做父母的有時對你們嚴厲,是出于愛子之心,就是罵你們,也是出于愛,總想教你們學好。唉,可是如今不喜歡這樣。做兒女的逢人便說他媽嘮叨個沒完,說什么他媽跟他們過不去,恨不得把他們逼死才好。哎呀,上帝保佑,只要一句話沒有討得兒媳婦的喜歡,就會有人說長道短,說什么婆婆差點沒把她給吃了。

                  卡巴諾夫 媽,難道有人說過您什么嗎?

                  卡巴諾娃 這樣的話我倒沒聽說過,孩子,沒聽說過,我不想說假話。要是真給我聽到了,親愛的,那我就不這么跟你說話了。(嘆氣)唉呀,真是罪孽深重!一不留神就會造孽!本來說的是知心話,可是就會造孽,人家生氣啦。不,孩子,你愛說我什么盡管說好啦。人家愛說什么,你能阻擋得了:當面不敢說,背后還要說嘛。

                  卡巴諾夫 那叫我的舌頭爛掉……

                  卡巴諾娃 得啦,得啦,別賭咒啦!真造孽!我早就看出來,你對老婆比對媽親。自從你成親以后,我就看出來你對我沒有從前那么孝順了。

                  卡巴諾夫 您從哪兒看出這一點呢,媽?

                  卡巴諾娃 從哪兒都看得出來,孩子!做媽的眼睛看不見,她的心卻能掐會算,她的心感覺得出來。你媳婦是不是想拆開咱娘兒倆,那我就不知道啦。

                  卡巴諾夫 不會的,媽!您別這么想!

                  卡捷琳娜 對于我,媽,你就跟我的親生母親一樣,而且季洪也很愛你。

                  卡巴諾娃 人家沒問你,我看你還是少開口的好,別護著你男人,少奶奶,我不會欺侮他的!要知道,他也是我的兒子;這一點你可別忘了!你跳出來,當著大家的面甜言蜜語的干什么!是想讓人家看見你多么愛你的丈夫嗎?這我們知道,知道,你這是想當面做給大家看。

                  瓦爾瓦拉 (自言自語)可找到地方教訓人了。

                  卡捷琳娜 媽,你這話可說不著我。無論人前人后我都一樣,并沒有故意做出來給人家看。

                  卡巴諾娃 我本來沒有想到要說你的事兒,只是順口說說罷了。

                  卡捷琳娜 就算順口說吧,干嗎要冤枉我呢?

                  卡巴諾娃 多了不起的少奶奶!馬上就發火啦。

                  卡捷琳娜 沒來由地讓人數落。誰聽了痛快!

                  卡巴諾娃 我知道,知道,你聽了我的話,氣就不順,那有什么辦法?誰讓我是你媽呢?為了你們我心都操碎了。我早就看出來你們想自由自在。好吧,你們會等到的,等我斷了氣,你們就可以自由自在過日子啦。到那時候,你們愛怎么著都行,反正沒有長輩管束你們??梢矝]準兒,到那時候你們又該念叨我了。

                  卡巴諾夫 媽,我們日日夜夜都為您祈禱上帝,求上帝保佑您福體康健、萬事如意、生意興隆。

                  卡巴諾娃 唉,得啦,你就別說啦。你沒有成家的時候,興許你是愛媽的?,F在你哪里顧得上我呀:你有年輕的媳婦嘛。

                  卡巴諾夫 這是兩碼事,互相并不妨礙。媳婦是一回事,孝順母親是另一回事。

                  卡巴諾娃 那你肯把媳婦換母親嗎?這種話,我一輩子也沒法相信。

                  卡巴諾夫 干嗎要換呢?我兩頭都愛。

                  卡巴諾娃 是啊,一點不錯,說的比唱的還好聽!我早看出來我是你們的眼中釘。

                  卡巴諾夫 您愛怎么想都成,反正您愛怎么著誰也管不了;只是我不懂,我怎么生到這個世上就這么命苦,就沒法討您喜歡。

                  卡巴諾娃 你就別裝出一副可憐相啦!你哭哭啼啼的干什么?哼,你有個做丈夫的樣子嗎?瞧你那副德行!以后你老婆還會怕你嗎?

                  卡巴諾夫 干嗎要她怕我呢?只要她愛我,我就滿足了。

                  卡巴諾娃 干嗎要怕你!干嗎要怕你!你難道瘋了嗎?連你都不怕,就不用提服我了。咱們這個家還有什么規矩?要知道,你跟她是合法夫妻。在你們看來,難道法律就一文不值嗎?你腦子里就是有這些傻念頭,起碼你也不應當著她的面說,而且還有你妹妹,一個姑娘家在場;她也要出嫁。你這種胡說八道,她要是聽多了,以后她丈夫對咱們這種教育可要說聲謝謝了。你瞧你有多聰明,可你還想獨立自主哩。

                  卡巴諾夫 媽,我并沒有想獨立自主呀。我哪能獨立生活呢!

                  卡巴諾娃 那么,照你的意思,就得對老婆一味親熱嘍?既不用罵她,也不用給她點厲害瞧嘍?

                  卡巴諾夫 可是我,媽……

                  卡巴諾娃 (激烈地)哪怕她出去偷漢子!??!照你的意思,也許這也沒什么???!哼,你倒是說話呀!

                  卡巴諾夫 可是,媽,我對上帝起誓……

                  卡巴諾娃 (十分冷靜地)笨蛋?。▏@氣)跟這笨蛋有什么可說的!真造孽!

                    〔靜場。

                    我回家了。

                  卡巴諾夫 我們在林蔭道上遛遛彎兒,馬上回來。

                  卡巴諾娃 好吧,隨你們的便,不過你得留神,別讓我等你們!你知道,我不喜歡等人。

                  卡巴諾夫 不會的,媽!上帝保佑我,不會的!

                  卡巴諾娃 那還像話?。ㄏ拢?/p>

                  

                  第六場

                  

                    前場人物,但缺卡巴諾娃

                  

                  卡巴諾夫 你瞧見了吧,為了你,我總是挨媽的罵!我過的是什么日子呀!

                  卡捷琳娜 怎么能怪我呢?

                  卡巴諾夫 應該怪誰我也不知道。

                  瓦爾瓦拉 你哪會知道呀!

                  卡巴諾夫 過去她一個勁地嘮叨:“成親吧,成親吧,哪怕讓我瞧上一眼你成親的模樣呢!”可是現在她沒完沒了地數落,不讓人過一天安靜日子,都是因為你。

                  瓦爾瓦拉 難道能怪她嗎!媽跟她過不去,你也是這樣。你還說你愛媳婦呢。我瞧著你都膩味。(扭過身去)

                  卡巴諾夫 你干脆說吧!我怎么辦呢?

                  瓦爾瓦拉 你既然想不出好辦法,就給我住嘴。你干嗎站在那兒——坐立不安的?我一瞧你那眼神,就知道你打什么主意。

                  卡巴諾夫 我打什么主意?

                  瓦爾瓦拉 打什么主意還不明擺著。想去找薩維奧爾·普羅科菲伊奇,跟他去喝酒。怎么,說得不對嗎?

                  卡巴諾夫 猜對啦,好妹妹。

                  卡捷琳娜 季沙①,你快去快回吧,要不然媽又要罵人了。(〖注釋〗① 卡巴諾夫的小名。)

                  瓦爾瓦拉 說真格的,你快點兒回來,不然的話,你自己明白!

                  卡巴諾夫 哪能不明白呢!

                  瓦爾瓦拉 我們也不愿意為了你挨罵。

                  卡巴諾夫 我說話就回來。請稍微等一等?。ㄏ拢?/p>

                  

                  第七場

                  

                    卡捷琳娜和瓦爾瓦拉

                  

                  卡捷琳娜 你可憐我嗎,瓦里婭②?(〖注釋〗② 瓦爾瓦拉的小名。)

                  瓦爾瓦拉 (望著一旁)當然可憐你。

                  卡捷琳娜 這么說,你愛我?(熱烈地親吻她)

                  瓦爾瓦拉 我為什么不愛你呢!

                  卡捷琳娜 哦,謝謝你!你真好,我也非常非常愛你。

                  〔靜場。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瓦爾瓦拉 想什么?

                  卡捷琳娜 人為什么不會飛呢!

                  瓦爾瓦拉 我不明白你說的是什么。

                  卡捷琳娜 我說:人為什么不會像鳥那樣飛?你聽我說,我有時候覺得,我像只小鳥。站在山上的時候,真想插翅高飛。就這么跑呀跑呀,舉起胳膊,飛起來。要不咱們現在來試試好嗎?(想跑)

                  瓦爾瓦拉 你在瞎想什么呀?

                  卡捷琳娜 (嘆息)我從前是多么活潑??!在你們家里我全蔫了。

                  瓦爾瓦拉 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

                  卡捷琳娜 我從前是這樣嗎!過去,我就像一只自由自在的小鳥,無憂無慮。媽媽疼我疼得什么似的,把我打扮得跟布娃娃一樣。她從來不勉強我干活;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知道我沒出嫁的時候是怎么生活的嗎?我馬上講給你聽。我總是一早起來;如果是夏天,我就到泉邊去洗臉,還順便挑點水回來,把家里所有、所有的花兒都澆上一遍。我有好多好多的花兒。然后我就跟媽媽一起到教堂去,大家都去,香客們也去,我們家老是住滿了香客和朝圣的女人。我們從教堂回到家里,就坐下來干活,多半是用金線在天鵝絨上繡花兒,那些香客就開始講她們到過什么地方,看到了什么,講圣徒們的各種故事,或者唱贊美詩。就這樣一直到吃午飯。接著那些老婆婆就去睡午覺,我就在花園里散步。然后我們又去做晚禱,晚上呢,我們又是講故事,唱歌兒。從前呀,真太好啦!

                  瓦爾瓦拉 我們這兒也是這樣的。

                  卡捷琳娜 這兒的一切好像都是被迫的。我簡直太喜歡到教堂去啦!我就像進了天堂一樣,什么人也看不見,忘記了時間,也沒有聽見禮拜是什么時候結束的。仿佛這一切都是在一秒鐘之內發生的。媽媽對我說,大家常常瞧我,不明白我這是怎么啦!你知道吧:在陽光明媚的日子里,從教堂的圓屋頂投下一道明亮的光柱,這光柱里煙霧繚繞,猶如云彩在飄拂,我看到,仿佛常常有天使在這道光柱里飛翔和唱歌。再不然啊,姑娘,我就半夜起床——我們家也到處點著神燈,——找個僻靜的角落,一直祈禱到天亮?;蛘咭辉缗艿交▓@里去,太陽剛剛升起,我就雙膝跪下,一邊祈禱,一邊哭泣,我自己也不知道在祈禱什么,為什么哭泣;家里人找到我的時候,我就是這般模樣。我那時到底在禱告什么,祈求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什么也不需要,一切都應有盡有。我做過多么美的夢呀,瓦蓮卡①,多么美的夢??!不是金碧輝煌的神殿,就是異常美麗的花園,總有看不見身影的人在歌唱,松柏散發出清香,這里的山和草木都跟平常的不同,就像圣像上畫的似的。要不然呀,我就好像在飛,在空中飛翔?,F在,有時候我也做夢,但不經常,夢見的也不是我想要夢見的東西。(〖注釋〗① 瓦爾瓦拉的小名。)

                  瓦爾瓦拉 這是怎么回事呢?

                  卡捷琳娜 (沉默片刻)我快要死啦。

                  瓦爾瓦拉 得了吧,你怎么啦?

                  卡捷琳娜 不,我知道,我快要死了。唉,姑娘啊,我身上正在出現一種不好的,很奇怪的東西!這是我從來不曾有過的。我有一個怪念頭,我似乎又要重新開始生活,或者……我不知道。怎么說才好……

                  瓦爾瓦拉 你到底怎么啦?

                  卡捷琳娜 (拉著她的手)是這么回事,瓦里婭,一定是造孽!我怕極了,真怕極了!仿佛我站在深淵旁邊,有人正把我往下推,我卻沒有東西可抓。(一只手抱頭)

                  瓦爾瓦拉 你怎么啦?你不舒服嗎?

                  卡捷琳娜 我很舒服……要是生病倒好啦,糟就糟在我沒有病。有一種非分之想鉆進我腦子里。我怎么也擺脫不開。我想思考,但思想怎么也集中不起來。我開始禱告,卻總是禱告不起來。我嘴里念念有詞,腦子里想的卻完全是另一回事:好像有一個魔鬼在向我低聲耳語,而且凈嘮叨一些不好的事。我覺得我替自己感到害臊了。我怎么啦?這是大禍臨頭啦!瓦里婭,我夜里睡不著,老是恍恍惚惚地聽見有人在向我耳語,有人跟我親熱地說話,仿佛在愛撫我,像鴿子似的咕咕叫著。瓦里婭,我現在夢見的,已不像過去那樣盡是仙境一般的樹木和群山了;而是好像有人非常熱烈地擁抱我,把我領到一個地方去,我就跟著他走啊,走啊……

                  瓦爾瓦拉 真的?

                  卡捷琳娜 哎呀,我怎么跟你說這些話,你還是一個姑娘。

                  瓦爾瓦拉 (四顧)說吧!我比你還壞呢。

                  卡捷琳娜 嗯,叫我說什么呢?我覺得怪不好意思的。

                  瓦爾瓦拉 說吧,沒關系!

                  卡捷琳娜 我待在家里覺得很悶,悶得我真想逃走。我常常這樣想,要是由著我呀,這會兒我真想駕一葉扁舟,唱著歌,在伏爾加河上遨游,要不然呀,就彼此擁抱著,坐在一輛漂亮的三套馬車上……

                  瓦爾瓦拉 不過跟你擁抱著的決不是你丈夫。

                  卡捷琳娜 你怎么知道?

                  瓦爾瓦拉 還能不知道!……

                  卡捷琳娜 唉,瓦里婭,我腦子里罪孽深重??!真可憐,我哭過多少回啊,我努力克制自己!可就是擺脫不開這個罪孽。怎么也擺脫不開。瓦蓮卡,我愛著另一個人,難道這不是一件壞事,難道這不是一件可怕的罪孽嗎?

                  瓦爾瓦拉 我怎么能對你評頭品足呢!我自己也有罪。

                  卡捷琳娜 我該怎么辦呢!我已經無能為力了。我已經無路可走了;我愁得真想去死。

                  瓦爾瓦拉 得啦吧!你怎么啦!你先別急,等哥哥明天一走,咱們再想想辦法;也許你們能夠見面的。

                  卡捷琳娜 不,不,千萬別!哪能呀!哪能呀!上帝保佑千萬別這樣!

                  瓦爾瓦拉 你為什么這么害怕呢?

                  卡捷琳娜 要是我能跟他見上一面,我就會從家里逃走,哪怕天塌了也決不回家。

                  瓦爾瓦拉 你先別急,到時候再說嘛。

                  卡捷琳娜 不,不,你別跟我說這話,我連聽都不想聽!

                  瓦爾瓦拉 你這么單相思有什么用!哪怕你愁死了,難道會有人可憐你嗎!別犯傻啦。何必自討苦吃呢!

                    〔一位貴婦人拄著手杖,后隨二個戴三角帽的仆人上。

                  

                  第八場

                  

                    前場人物和貴婦人

                  

                  貴婦人 怎么啦,美人兒?你們在這兒干什么?等情人,等漂亮的小伙子嗎?你們快活嗎?快活嗎?你們的美貌讓你們高興嗎?這美貌呀,正把你們帶到那兒去。(指著伏爾加河)就那兒,就那兒,一直卷進深淵!

                    〔瓦爾瓦拉笑。

                    您笑什么!您別高興?。ㄓ檬终葥舻兀┠銈兇蠹叶家谟啦幌绲牧一鹄锶紵?!你們大家都要在沸滾的油鍋里挨炸?。ㄟ呄逻呎f)這美貌正把你們帶到那兒去,那兒?。ㄏ拢?/p>

                  

                  第九場

                  

                    卡捷琳娜和瓦爾瓦拉

                  

                  卡捷琳娜 哎呀,她可把我嚇死啦!我渾身哆嗦,仿佛她向我預言要出什么事兒。

                  瓦爾瓦拉 老妖婆,你自己詛咒自己承當!

                  卡捷琳娜 她說什么來著?她說什么?

                  瓦爾瓦拉 全是胡扯。咱們才不聽她瞎說呢。她對所有的人都這么預言。她從年輕的時候起就造孽,造了一輩子孽。你去問問人家是怎么說她的!她就怕死。她自己怕什么,就拿什么來嚇唬別人。城里所有的小孩子見了她都躲得遠遠的,她揮著拐棍嚇唬他們,還使勁兒嚷嚷(學她的腔調):“你們大家都要在烈火里燃燒!”

                  卡捷琳娜 (瞇起眼睛)哎呀,哎呀,別說啦!我的心都沉下去啦!

                  瓦爾瓦拉 有什么可怕的!一個老混蛋……

                  卡捷琳娜 我怕,我怕得要死!一睜眼,她就老在我眼前晃悠。

                    〔靜場。

                  瓦爾瓦拉 (四顧)哥哥怎么還不回來,瞧那邊,好像大雷雨快上來了。

                  卡捷琳娜 (恐怖地)大雷雨!快跑回家吧!快!

                  瓦爾瓦拉 你怎么啦,難道瘋啦!你怎么能不跟哥哥一塊兒回家呢?

                  卡捷琳娜 不,快回家,快回家!隨他去吧!

                  瓦爾瓦拉 怎么把你嚇成這樣:大雷雨還遠著哩。

                  卡捷琳娜 既然還遠,那么咱們等他一會兒吧;不過,真的,還是走的好。還是走吧!

                  瓦爾瓦拉 如果真要出什么事兒,你待在家里也躲不過去。

                  卡捷琳娜 總要好點,心里總踏實些;在家里,我可以跑到圣像前向上帝祈禱。

                  瓦爾瓦拉 我還不知道你這么害怕大雷雨呢。瞧,我就不怕。

                  卡捷琳娜 怎么能不怕呢,姑娘!誰都應該怕??膳碌牡共皇抢讜涯愦蛩?,而是你冷不防突然死去,像現在這樣,帶著你的一切罪孽,帶著一切大逆不道的想法。死,我倒不覺得可怕,可是我想,在這次談話后,我突然出現在上帝面前,就像這兒我跟你在一起這樣,那才可怕呢。我在想什么呀!多大的罪孽??!說出來都叫人害怕!

                    〔雷聲。

                    哎呀!

                    〔卡巴諾夫上。

                  瓦爾瓦拉 瞧,哥哥來了。(對卡巴諾夫)快跑!

                    〔雷聲。

                  卡捷琳娜 哎呀!快!快!

                  

                第二幕

                  

                    〔卡巴諾娃家的一個房間。

                  

                  第一場

                  

                    格拉莎(正在包衣服)和費克盧莎(上)

                  

                  費克盧莎 好姑娘,你總是一刻不停地干活!在忙什么呀,親愛的?

                  格拉莎 少爺要出門,我在給他歸置東西。

                  費克盧莎 咱們的好少爺要出門嗎?

                  格拉莎 是啊。

                  費克盧莎 他要去很久嗎,親愛的!

                  格拉莎 不,不很久。

                  費克盧莎 哦,他走了倒好!你倒說說,少奶奶會不會大哭一場呢①?(〖注釋〗① 俄俗:丈夫出門,妻子必須扯著嗓子大哭一場。)

                  格拉莎 那我就不知道應該怎么跟你說了。

                  費克盧莎 她從前哭過嗎?

                  格拉莎 好像沒聽說過。

                  費克盧莎 好姑娘,要是有人哭得好聽,我可愛聽啦!

                    〔靜場。

                    姑娘,你們可得好好看著那個窮老婆子,可別讓她偷了東西去。

                  格拉莎 誰弄得清你們這些人,你們總是互相說壞話,你們為什么不能和和氣氣地過日子呢?我看,你們這些香客在我們家里過得不耐煩了吧,總是吵吵鬧鬧,嘀嘀咕咕;你們就不怕造孽嗎!

                  費克盧莎 好姑娘,人生在世,難免造孽。我跟你說吧,好姑娘:你們這些普通人,每人都有一個魔鬼在搗亂,可是我們這些朝圣的香客,有人被六個魔鬼,有人被十二個魔鬼纏著;因此就得把這些惡鬼統統打倒。這可難啦,好姑娘。

                  格拉莎 你們怎么會被這么多魔鬼纏住呢?

                  費克盧莎 因為我們虔誠正派,好姑娘,所以這些魔鬼就恨我們。我可不是一個愛吵架的人,好姑娘,我可沒有這種罪過。不過,我倒確實有一樣罪孽;我知道我有。我愛吃點兒好的。唉,有什么法子呢!因為我身子骨弱,上帝就賜給我吃點兒喝點兒。

                  格拉莎 費克盧莎,你到過很遠的地方嗎?

                  費克盧莎 沒有,親愛的。我因為身子骨弱,沒有到過很遠的地方;不過我聽到的事兒可多啦。好姑娘,聽說有一些國家,那兒居然沒有信正教的皇上,而是由蘇丹王治理國家。一個國家里,皇位上坐的是土耳其蘇丹穆罕默德,另一個國家里,是波斯蘇丹穆罕默德,他們審判所有的老百姓,好姑娘,他們不論斷什么案子都是斷得不對。沒有一件案子能夠秉公審理,好姑娘,他們天生就是這德行。咱們國家的法律是公正的,可是他們的法律,好姑娘,可不公正啦;根據咱們的法律應該這么判,可是根據他們的就恰好相反。而且他們國家所有的法官都貪贓枉法;因此呀,好姑娘,老百姓在狀子里都這么寫:“審理我的案子吧,貪贓枉法的法官!”聽說,還有一個地方,那兒的老百姓都長著狗頭①。

                  格拉莎 怎么會長著狗頭呢?

                  費克盧莎 因為他們賣國呀。我要走了,好姑娘,我要到財主們家去轉轉,看看他們有沒有東西施舍窮人?;匾?。

                  格拉莎 回見!

                    〔費克盧莎下。

                    居然還有這樣的地方!世界上的事真是無奇不有!可我們待在家里,什么也不知道。幸虧世界上還有好人,時不時地還能聽到些人世間發生的事,要不然我們到死都是傻瓜蛋。

                    〔卡捷琳娜和瓦爾瓦拉上。

                  

                  第二場

                  

                    卡捷琳娜和瓦爾瓦拉

                  

                  瓦爾瓦拉 (對格拉莎)把包袱送到馬車里去,馬車來了。(對卡捷琳娜)你年紀輕輕就出嫁了,做姑娘的時候沒有好好玩過,因此你的心靜不下來。

                    〔格拉莎下。

                  卡捷琳娜 永遠靜不下來。

                  瓦爾瓦拉 為什么呢?

                  卡捷琳娜 我生來就是這種烈性子!我還在五六歲的時候,不會更大,就干了這樣一樁事!家里人不知道為什么把我惹①據俄國民間傳說,凡是賣國賊都會變成長狗頭的怪物。惱了,這事發生在傍晚,天已經黑了,我跑到伏爾加河上,坐上一只小船,就離了岸。第二天早上家里人好容易才在十幾俄里以外的地方找到我!

                  瓦爾瓦拉 嗯,小伙子都看你嗎?

                  卡捷琳娜 哪能不看呢!

                  瓦爾瓦拉那 你怎么樣?難道就沒愛上一個?

                  卡捷琳娜 沒有,我只是覺得好玩。

                  瓦爾瓦拉 要知道,卡佳①,你并不愛季洪。(〖注釋〗① 卡捷琳娜的小名。)

                  卡捷琳娜 怎么不愛!我非??蓱z他。

                  瓦爾瓦拉 不,你不愛他。假如可憐,那就是不愛。說真的,也沒什么可愛的。你不要再瞞著我了。我早就看出你愛另外一個人。

                  卡捷琳娜 (驚恐地)你怎么看出來的?

                  瓦爾瓦拉 你說得真逗!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先說頭一件事:你一看見他,臉色就全變了。

                    〔卡捷琳娜垂下眼瞼。

                    這樣的事還少嗎……

                  卡捷琳娜 (低頭)那么,他是誰呢?

                  瓦爾瓦拉 你自己心里明白,干嗎要指名道姓呢?

                  卡捷琳娜 不,你說嘛!你說他叫什么名字?

                  瓦爾瓦拉 鮑里斯·格里戈里伊奇。

                  卡捷琳娜 對,是他,瓦蓮卡,是他!不過,瓦蓮卡,看上帝份上,你……

                  瓦爾瓦拉 哎呀,你又來了!你自己倒是留點神,別說漏了嘴。

                  卡捷琳娜 騙人我不會;要隱瞞,又什么也瞞不住。

                  瓦爾瓦拉 唉呀,不會怎么行吶;你想想你住在什么地方!咱們全家就是靠這個過日子的。我過去也不會騙人,可是到了不得已的時候,也就學會了。我昨天出去玩,就看見過他,還跟他說過話呢。

                  卡捷琳娜 (沉默片刻,低頭)嗯,那又怎么樣呢?

                  瓦爾瓦拉 他讓我問你好。他說,可惜沒地方跟你見面。

                  卡捷琳娜 (頭垂得更低了)哪能見面呢!再說,又何苦……

                  瓦爾瓦拉 他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卡捷琳娜 你就別說他了吧,勞駕,別說啦!我不想知道他!我要愛我的丈夫。季沙,我的寶貝兒,我決不拿你換任何人!我連想都不愿想到他,可你偏弄得我心煩意亂。

                  瓦爾瓦拉 你不想不就得了,誰強迫你來著?

                  卡捷琳娜 你一點也不可憐我!你說:你不想不就得了,可你自己又老提到他。難道我愿意想他嗎,要是我心里撇不下他,那有什么法子呢。不管我想什么,他總是站在我眼前。我想勉強自己??墒窃趺匆厕k不到。你知道嗎,昨天夜里,魔鬼又搞得我六神無主了。我差點從家里跑出去。

                  瓦爾瓦拉 你這人也真怪,你倒是怎么啦!依我看,你就放手干吧,只要不露馬腳就行。

                  卡捷琳娜 我不想這樣。這有什么好處!能忍耐還是忍耐的好。

                  瓦爾瓦拉 要是忍耐不下去,那你怎么辦?

                  卡捷琳娜 我怎么辦?

                  瓦爾瓦拉 是啊,你怎么辦?

                  卡捷琳娜 我想怎么辦就怎么辦。

                  瓦爾瓦拉 你試試吧,這兒的人不吃了你才怪哩。

                  卡捷琳娜 我不管它!我走,遠走高飛。

                  瓦爾瓦拉 你能走到哪兒去呢?你是一個有夫之婦。

                  卡捷琳娜 唉,瓦里婭,你不知道我的脾氣!當然,但愿上帝保佑不要發生這樣的事!要是我在這里感到深惡痛絕的話,任何力量也攔不住我。我會跳窗,跳伏爾加河。我不想在這兒住下去,哪怕把我宰了,我也不干!

                    〔靜場。

                  瓦爾瓦拉 你聽我說,卡佳!等季洪一走,咱們倆就到花園里去,在亭子里睡好嗎?

                  卡捷琳娜 這又干嗎呢,瓦里婭?

                  瓦爾瓦拉 難道睡在哪兒不都一樣嗎?

                  卡捷琳娜 我怕在陌生地方過夜。

                  瓦爾瓦拉 有什么好怕的!有格拉莎陪著咱們呢。

                  卡捷琳娜 總有點害怕!不過我,那好吧。

                  瓦爾瓦拉 我本來不想叫你去,但是媽不讓我一個人去,可我又需要去那兒。

                  卡捷琳娜 (望著她)你要去那兒干嗎?

                  瓦爾瓦拉 (笑)在那兒咱們倆可以一塊算命呀。

                  卡捷琳娜 你大概開玩笑吧?

                  瓦爾瓦拉 當然是開玩笑;難道還能當真嗎?

                    〔靜場。

                  卡捷琳娜 季洪到底上哪兒去了?

                  瓦爾瓦拉 你找他干嗎?

                  卡捷琳娜 不,我隨便問問。他馬上要動身了。

                  瓦爾瓦拉 他跟媽關在屋子里。媽正在折磨他,像鐵銹腐蝕鐵似的。

                  卡捷琳娜 為什么事呀?

                  瓦爾瓦拉 什么也不為,心血來潮,在教子上進呢。出門兩星期,看不見摸不著的!你想想,讓兒子自由自在地出去閑逛,她心里可不好受了。因此,這會兒她再三囑咐他,而且一句比一句厲害,然后把他領到圣像前,強迫他對上帝起誓:一定要不折不扣地照她的吩咐辦。

                  卡捷琳娜 就是出門,他也像被捆住了手腳一樣。

                  瓦爾瓦拉 對了,可不嗎,照樣被捆住了手腳!他一出門就會去喝酒。眼下他仿佛在聽,可心里卻恨不得快點溜走。

                    〔卡巴諾娃和卡巴諾夫上。

                  

                  第三場

                  

                    前場人物、卡巴諾娃和卡巴諾夫

                  

                  卡巴諾娃 嗯,我跟你說的話,你都記住了嗎?留神,要記??!要牢牢記在心坎兒上。

                  卡巴諾夫 我都記住了,媽。

                  卡巴諾娃 嗯,現在一切都準備好啦。馬車也來了,你只要告別一下,就可以走啦。

                  卡巴諾夫 是,媽,是該走了。

                  卡巴諾娃 哼!

                  卡巴諾夫 您還有什么吩咐?

                  卡巴諾娃 你傻站著干嗎,難道不懂得規矩嗎?去吩咐一下你媳婦,告訴她,你不在家的時候該怎么過日子。

                    〔卡捷琳娜垂下眼瞼。

                  卡巴諾夫 我想,她自己知道的。

                  卡巴諾娃 別廢話!說,說呀,你去吩咐她!也讓我聽聽你是怎么吩咐她的!以后你回來就可以查問,她是不是統統照辦了。

                  卡巴諾夫 (走到卡捷琳娜前面,站?。┛?,你要聽媽的話!

                  卡巴諾娃 說:不要對婆婆出言不遜。

                  卡巴諾夫 你不要出言不遜!

                  卡巴諾娃 叫她要像孝順親媽一樣孝順婆婆!

                  卡巴諾夫 卡佳,你要像孝順親媽一樣孝順婆婆!

                  卡巴諾娃 不要像個少奶奶似的好吃懶做!

                  卡巴諾夫 我不在家的時候,你要多干活!

                  卡巴諾娃 不要站在窗口賣呆!

                  卡巴諾夫 可是,媽,她什么時候……

                  卡巴諾娃 說,你說呀!

                  卡巴諾夫 不要向窗外東張西望!

                  卡巴諾娃 你不在家的時候,叫她別盯著年輕小伙子瞧個沒完!

                  卡巴諾夫 這是干嗎呢,媽,真是的!

                  卡巴諾娃(厲聲)別任性!媽說什么你就照辦。(微笑)說了總比不說好嘛。

                  卡巴諾夫 (狼狽地)別盯著小伙子瞧個沒完!

                    〔卡捷琳娜嚴厲地注視他。

                  卡巴諾娃 好啦,現在你們小兩口有什么要說的就說去吧。咱們走,瓦爾瓦拉!

                    〔兩人下。


                  第四場

                  

                    卡巴諾夫和卡捷琳娜(她木然不動地站著)

                  

                  卡巴諾夫 卡佳!

                    〔靜場。

                    卡佳,你不生我的氣嗎?

                  卡捷琳娜 (沉默片刻后,搖搖頭)不!

                  卡巴諾夫 那你為什么這樣呢?唉,你就原諒我吧!

                  卡捷琳娜 (仍舊不動,稍微搖搖頭)你呀,你呀?。ㄒ允盅诿妫┧圬撊死?!

                  卡巴諾夫 要是什么都往心里去,你會很快得癆病的。聽她的話于嗎!她總得說點什么嘛!那就讓她去說好啦!你把它當耳旁風不就得了。好啦,再見,卡佳!

                  卡捷琳娜 (樓住丈夫的脖子)季洪,你別走!看在上帝份上,別走吧!親愛的,我求求你!

                  卡巴諾夫 不行,卡佳。媽讓我去,我怎么能不去呢!

                  卡捷琳娜 那么,帶我一起走,帶我一起走吧!

                  卡巴諾夫 (掙脫她的擁抱)這不行!

                  卡捷琳娜 為什么不行呢,季沙?

                  卡巴諾夫 跟你一塊出門夠多快活呀!你們在這兒已經把我弄得焦頭爛額了!我真沒料到還能飛出這牢籠,可你還想死纏著我。

                  卡捷琳娜 難道你不愛我了嗎?

                  卡巴諾夫 也不是不愛;過著這種不自由的生活,哪怕你老婆再漂亮也會逃走的!你想想看,不管怎么著,我到底是個男子漢呀,你不是沒看見,一輩子過著這種生活,能不撇下自己的老婆逃走嗎!再說,我現在知道,有兩星期,我頭上再沒有人來打雷下雨,腳上也不戴鐐銬,我哪管得了什么老婆不老婆?

                  卡捷琳娜 你居然說出這樣的話,叫我怎么能夠愛你呢?

                  卡巴諾夫 說話就是說話嘛!我還能說什么別的呢!誰知道你究竟怕什么!而且留下來的又不是你一個人,還有媽陪著你哩。

                  卡捷琳娜 你不要跟我提起她,你就別傷我的心了!唉,我好命苦呀,好命苦呀?。蓿┪疫@個可憐的女人往哪兒去呢?我能指誰靠誰呢?我的天哪,我要毀啦!

                  卡巴諾夫 你別這樣!

                  卡捷琳娜 (走到丈夫身邊,偎依著他)季沙,親愛的,假如你不走,或者你帶我走,我會多么愛你多么疼你啊,我的寶貝兒?。◥蹞崴?/p>

                  卡巴諾夫 卡佳,我真弄不清你是怎么回事!一會兒你不理我,連句話也不肯跟我說,更不用說跟我親熱了,一會兒你又難舍難分地死纏著我。

                  卡捷琳娜 季沙,你把我留下來托付給誰呢!你不在家會大禍臨頭的!一定會大禍臨頭的!

                  卡巴諾夫 唉,不行,沒有辦法。

                  卡捷琳娜 那好吧!你讓我發一個可怕的誓……

                  卡巴諾夫 發什么誓?

                  卡捷琳娜 發這樣的誓:你不在家,我決不以任何借口跟任何陌生人說話,我決不跟任何陌生人見面,除了你以外,我決不去想任何人。

                  卡巴諾夫 這又何苦呢?

                  卡捷琳娜 你就寬慰一下我的心吧,為了我,你就行行好吧!

                  卡巴諾夫 你怎么能給自己打保票呢,一個人的頭腦總會想各種各樣的事情的。

                  卡捷琳娜 (雙膝跪下)讓我再也見不到爹媽!讓我不得好死,如果我……

                  卡巴諾夫 (扶起她)你說什么呀!你說什么呀!多造孽!我可不想聽這些!

                    〔卡巴諾娃的聲音:“該走啦,季洪!”

                    〔卡巴諾娃、瓦爾瓦拉和格拉莎上。

                  

                  第五場

                  

                    前場人物、卡巴諾娃、瓦爾瓦拉和格拉莎

                  

                  卡巴諾娃 我說,季洪,該走啦!上帝保佑你一路平安?。ㄗ拢┐蠡锒甲掳桑、伲ā甲⑨尅舰?俄俗:有人出遠門,臨行前,大家必須坐下,靜默數分鐘,以示送別。)

                    〔大家坐下。靜場。

                    好,再見吧?。ㄆ鹆?,大家也起立)

                  卡巴諾夫 (走到母親跟前)再見,媽!

                  卡巴諾娃 (以手指地)跪下,跪下!

                    〔卡巴諾夫跪下磕頭,然后與母親吻別。

                    跟你媳婦告別!

                  卡巴諾夫 再見,卡佳!

                    〔卡捷琳娜撲過去,摟住他的脖子。

                  卡巴諾娃 你摟摟抱抱的干什么,真沒羞沒臊!又不是跟姘頭告別!他是你丈夫——一家之主!難道這點規矩都不懂嗎?跪下磕頭!

                    〔卡捷琳娜跪下磕頭。

                  卡巴諾夫 再見,妹妹?。ㄅc瓦爾瓦拉吻別)再見,格拉莎?。ㄅc格拉莎吻別)再見,媽?。ü蛳驴念^)

                  卡巴諾娃 再見!依依送別,徒灑淚千行。

                  〔卡巴諾夫下,卡捷琳娜、瓦爾瓦拉和格拉莎隨下。

                  

                  第六場

                  

                  卡巴諾娃 (獨自一人)年輕人就是不懂規矩!瞧著他們都覺得可笑!要不是自己的孩子,我不笑掉大牙才怪。什么也不知道,一點兒規矩都不懂。連個像模像樣的告別都不會。幸虧家里還有長輩管著,他們在世的時候,這個家還有人支撐著??墒沁@幫糊涂蛋還想由著自己去胡作非為,真要這樣,豈不亂了套,讓人戳著脊梁骨笑話。當然嘍,也有人會心疼他們,不過,多半是會笑話的。不笑話才怪哩,把客人請來了,連讓座都不會,再說呀,你瞧,他們準會把什么親戚忘記了。笑話,真可笑!自古以來的老規矩就這么給廢啦。我真不想到別的人家去。就是去了,也會啐口唾沫,趕快離開。要是老人們死絕了,怎么辦?這世道又該怎么樣呢?那我就不知道啦。嗯,好在到時候我什么也瞧不見了。

                    〔卡捷琳娜和瓦爾瓦拉上。

                  

                  第七場

                  

                    卡巴諾娃、卡捷琳娜和瓦爾瓦拉

                  

                  卡巴諾娃 你老是自吹自擂,說你非常愛丈夫:我現在算是看見你有多么愛他了。人家的好媳婦送丈夫出門,躺在臺階上一哭就是個把鐘頭;可你呀,跟沒事人似的。

                  卡捷琳娜 沒有必要!我也不會。何必招人家笑話呢!

                  卡巴諾娃 這也不是什么難事兒。如果真心愛他,早就學會啦。你要是不會正兒八經地哭,哪怕做個樣子呢;讓人家瞧著好歹也體面些;其實,我看呀,光嘴上說得好聽。好啦,我去禱告上帝了,別來打攪我。

                  瓦爾瓦拉 我要出門。

                  卡巴諾娃 (親昵地)我不管!去吧!玩去吧,現在還不到管你的時候。將來會讓你坐個夠的!

                    〔卡巴諾娃和瓦爾瓦拉下。

                  

                  第八場

                  

                  卡捷琳娜(獨自一人,沉思地)現在我們家又清靜了。唉,多悶??!哪怕有誰家的孩子在這兒也好!多不幸??!我連孩子都沒有:不然的話,我就可以跟他們在一起,逗他們玩兒。我最喜歡跟孩子們說話了——要知道,這都是些小天使啊。(靜場)要是我小時候死了就好啦。那么我就可以從天上遙望人間,興高采烈地欣賞一切。要不然,我就飛得無影無蹤,愛上哪兒就上哪兒。我要飛到曠野,像蝴蝶似的乘風飛翔,從這棵矢車菊飛到那棵矢車菊。(沉思)我要做這么一件事兒:我要做件事兒來還愿;我要到商場去,買些粗布,縫幾件衣服,然后送給窮人。他們會替我禱告上帝的。我要跟瓦爾瓦拉坐下來一起縫衣服,這樣,時間就不知不覺地過去了,季沙也就回來了。

                    〔瓦爾瓦拉上。

                  

                  第九場

                  

                    卡捷琳娜和瓦爾瓦拉

                  

                  瓦爾瓦拉 (在鏡子前戴頭巾)我現在出去玩兒;過一會兒,格拉莎到花園去給咱們鋪床,媽答應了?;▓@里,馬林樹后面,有一扇小門,媽上了鎖,把鑰匙藏了起來。我把鑰匙偷來了,并且給她放上了另外一把,讓她看不出來。給你,也許會有用的。(給鑰匙)如果我看見他,就告訴他,讓他上小門那邊去。

                  卡捷琳娜 (驚恐地推開鑰匙)干什么!干什么!不要,不要!

                  瓦爾瓦拉 你不要,我可有用;拿著吧,它不會咬你的。

                  卡捷琳娜 你在打什么主意,淘氣鬼!這行嗎!你好好想過沒有?你這是干什么,干什么呀!

                  瓦爾瓦拉 行了,我不喜歡多羅嗦:我也沒這么多工夫。我該出去玩了。(下)

                  

                  第十場

                  

                  卡捷琳娜 (獨自一人,手里拿著鑰匙)她這是干什么呀?她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唉,瘋子,真是瘋子!這會毀了我的!會毀了我的!扔掉它,扔得遠遠的,扔到河里去,讓我們永遠找不到。它像一塊火炭似的燒我的手。(沉思片刻)我們姐妹就是這么給毀了的。過這種不自由的日子誰能感到快活呢!自然會胡思亂想。碰到這樣的機會,別的女人高興還來不及哩,會冒冒失失地抓住不放。不好好想一想,不慎重考慮怎么行呢!弄不好就會大禍臨頭!那時候,你就哭一輩子吧,痛苦吧;不自由的日子會使你感到更痛苦,(靜場)不自由可痛苦啦,唉,多痛苦??!過不自由的日子誰能不哭呢!尤其是我們女人。就說我現在吧!我活著,受苦受累,看不到一線光明!也許永遠也看不到了!而且越往后越糟糕??涩F在這樁罪孽又要落到我頭上了。(沉思)要不是婆婆!……她太讓我傷心啦……因為她,我討厭透了這個家;甚至瞧著這四堵墻都討厭。(若有所思地望著鑰匙)扔掉它嗎?當然要扔掉。它是怎么跑到我手里來的呢?它是來誘惑我,毀滅我的。(傾聽)哎呀,有人來了。我的魂都嚇掉啦。(把鑰匙藏進口袋)不!……沒有人!我為什么這樣害怕呢!把鑰匙都藏了起來……嗯,也許,它就該放在口袋里!看來,這是命運的安排!如果我瞧他一眼,哪怕遠遠地瞧一眼,這有什么罪過呢!即使跟他說句話,也沒什么大不了呀!可是我怎么對丈夫起誓的!……不過他自己倒不想這樣。也許,我一輩子也碰不到這樣的機會了。那時候你就哭吧,埋怨自己吧:有機會不會利用。我這是說什么呀,為什么要欺騙自己呢?我寧可死也要見他一面。我裝模作櫸地欺騙誰呢!……扔掉鑰匙!不,天塌了也不!它現在是我的了……豁出去啦,我一定要見到鮑里斯!唉,黑夜快點來吧!……

                  

                  第三幕

                  

                  第一景

                  

                    〔街道??ò椭Z夫家的大門,門前放著一把長椅??ò椭Z娃和費克盧莎坐在長椅上。

                  

                  第一場

                  

                  費克盧莎 世界末日到啦,馬爾法·伊格納季耶夫娜太太,從各種預兆看,世界末日到啦。你們城里還是王道樂土,安居樂業,可是在別的城里,簡直跟所多瑪①一樣,太太。吵吵嚷嚷,忙忙亂亂,人來車往!人們東奔西跑,有的上這兒,有的上那兒。(〖注釋〗① 見《圣經·舊約·創世記》,該城因其居民荒淫無恥,作惡多端,被神毀滅。)

                  卡巴諾娃 我們倒是沒事兒可忙活的,親愛的,我們的日子倒過得挺悠閑。

                  費克盧莎 不,太太,你們城里能安居樂業,就因為有許多人,就拿您說吧,品德高尚,為家門增光添彩;因此你們辦任何事都有條不紊、平穩妥當。要知道,太太,這種忙亂又有什么用呢?不過是瞎忙活罷了!就拿莫斯科說吧,人們跑來跑去,不知道忙些什么。這就叫瞎忙活。馬爾法·伊格納季耶夫娜太太,瞎忙活的人才跑東跑西呢。他們還自以為在辦正事兒;這些可憐的人,成天價忙忙亂亂。他們對人視而不見,可又老覺著有人在招呼他,走到那邊一看,卻空空如也,什么也沒有,不過是一種幻覺罷了。于是就垂頭喪氣。還有些人呢,他們自以為在追趕一個熟人??墒穷^腦清醒的人,從旁邊一下子就看出來了,前面什么人也沒有;可是那人因為瞎忙活,還老以為他在追趕什么人似的。沒事瞎忙這玩意兒就像迷霧似的。就拿你們這兒說吧,在這么美好的黃昏,就很少有人跑到大門外來坐一會兒;可是在莫斯科呀,這會兒又是游藝場,又是歌舞會,大街上一片隆隆聲,到處人聲嘈雜。還有吶,馬爾法·伊格納季耶夫娜太太,他們居然駕著一條火龍跑起來:要知道,這全是圖快。

                  卡巴諾娃 我聽說啦,親愛的。

                  費克盧莎 我可是親眼看見的,太太;當然,有人因為瞎忙活什么也看不見,他們就以為這是火車,他們也管它叫火車,可是我卻看見它用爪子這么撲騰(張開手指)。嘿,那叫聲呀,凡是規規矩矩的人都聽得見。

                  卡巴諾娃 管它叫什么都成,哪怕叫火車也行;老百姓是愚蠢的,什么都相信??墒悄隳呐陆o我金山銀山,我也不去坐它。

                  費克盧莎 真是兩個極端,太太!上帝保佑您千萬不要遇到這樣的災難!還有呢,馬爾法·伊格納季耶夫娜太太,我在莫斯科看見一個幽靈。有一天大清早,天剛蒙蒙亮,我出門就看見,一座很高很高的樓上,有一個人站在屋頂,臉黢黑黢黑的①。不說你也明白這是什么人。他擺弄著兩只手,好像在撒什么東西,可是又什么也沒撒下來。我馬上就明白了,他是在撒莠草②,白天,人們在瞎忙活的時候,就悄悄地把它撿起來。因此,他們才這么東奔西跑,他們家的女人才都那么瘦,身體怎么也胖不起來。他們仿佛丟了什么,或者在尋找什么,滿面愁容,怪可憐的。(〖注釋〗① 指掃煙囪的工人。費克盧莎把他當成了魔鬼?! 、?據傳說,魔鬼把莠草(即各種誘惑和罪惡)撒向人間。)

                  卡巴諾娃 這一切都是可能的,親愛的!這年頭真是無奇不有!

                  費克盧莎 這年頭多災多難,馬爾法·伊格納季耶夫娜太太,真是多災多難呀。連時間也開始縮短啦。

                  卡巴諾娃 怎么縮短了,親愛的?

                  費克盧莎 當然嘍,咱們看不出來,咱們成天瞎忙活,怎么看得出來呢!可是聰明人看得出來,如今時間縮短啦。過去,夏天和冬天老長老長的,簡直等不到盡頭;可如今你還沒看見,就飛過去啦。一天天,一個鐘頭一個鐘頭,好像跟過去一樣;可是由于咱們罪孽深重,時間可變得越來越短啦。那些聰明人就這么說來著。

                  卡巴諾娃 親愛的,以后還要更糟糕呢。

                  費克盧莎 但愿咱們不要活到那年月。

                  卡巴諾娃 也許能活到的。

                    〔季科伊上。

                  

                  第二場

                  

                    前場人物和季科伊

                  

                  卡巴諾娃 我說大兄弟,這么晚了,你怎么還出來蹓跶?

                  季科伊 誰能禁止我?

                  卡巴諾娃 誰來禁止你呀!誰吃飽了撐的!

                  季科伊那 就別羅嗦。難道我還得聽誰擺布嗎?你在這兒干什么!有什么鬼事!……

                  卡巴諾娃 得了吧,你別扯著大嗓門嚷嚷了!你找個比我低賤的女人嚷去!對于你,我是金枝玉葉!你就走你的路得了。費克盧莎,咱們回家去。(站起來)

                  季科伊 你等等,老嫂子,你等等!別生氣?;丶疫€來得及:你家又不遠。這不是!

                  卡巴諾娃 你要是有事兒,就別瞎嚷嚷,有話就正經八百地說。

                  季科伊 什么事兒也沒有,我喝醉啦,就這么回事!

                  卡巴諾娃 難道你現在為這事兒還要讓我夸你嗎?

                  季科伊 不用夸也不用罵??傊痪湓?,我喝醉啦;事情不結了。要是不睡一覺醒醒酒,這毛病就改不了。

                  卡巴諾娃 那你就走吧,睡覺去!

                  季科伊 我上哪兒?

                  卡巴諾娃 回家去。還能上哪兒?

                  季科伊 要是我不想回家呢?

                  卡巴諾娃 請問,這又是為什么?

                  季科伊 因為我家里在干仗。

                  卡巴諾娃 誰會在你家里干仗?那兒不就你一個人愛動手動腳嗎?

                  季科伊 我愛動手動腳又怎么樣?嗯,這有什么大不了的?

                  卡巴諾娃 有什么大不了?當然沒有什么大不了。不過你一輩子就愛跟老娘兒們干仗,也不見得有多大光彩。就這么回事。

                  季科伊 嗯,這就是說,她們必須聽我的。難道我還能聽她們的嗎!

                  卡巴諾娃 我對你真感到納悶:你家里那么多人,難道就沒有一個人能夠讓你滿意嗎?

                  季科伊 你就算了吧!

                  卡巴諾娃 那么,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季科伊 是這么回事:你給我說說,讓我消消氣。全城就你一個人跟我談得攏。

                  卡巴諾娃 費克聲莎,你去吩咐準備點吃的。

                    〔費克盧莎下。

                    到屋里坐吧!

                  季科伊 不,我不進屋,一進屋,我更受不了。

                  卡巴諾娃 什么事讓你這么生氣昵?

                  季科伊 一大早我就有氣。

                  卡巴諾娃 想必人家來要錢了吧。

                  季科伊 這幫混蛋簡直跟商量好了似的;一會兒這個,一會兒那個,纏了我一整天。

                  卡巴諾娃 既然人家纏住你不放,一定事出有因嘍。

                  季科伊 這事我明白;我就是這睥氣,你叫我怎么辦呢!我也知道應該給人家,可是心里就是沒好氣。就算你是我的朋友,我也應該給你,可是你來問我要——我非把你臭罵一頓不可。我可以給錢,可以給嘛,但是非臭罵一頓不可。因為只要有人向我提到錢,我心里就跟開了鍋似的;渾身火燒火燎的,就是這么回事;哼,趕上這當口,我就要平白無故地罵人。

                  卡巴諾娃 你沒長輩管束,所以你才無法無天。

                  季科伊 不,老嫂子,你就別說啦!你聽我講嘛!我老是碰到這樣的事。有一回,正當大齋節,我在守齋,就在這時候,鬼使神差,來了個莊稼漢,來要運木柴的錢。他這時候來不是存心搗亂嗎!于是我也違反了教規:破口大罵,罵得他狗血噴頭,差點動手揍他。你瞧,我就是這睥氣!后來,我向他賠罪,磕頭,真是這樣。我跟你說的都是實話,我真的向一個農民下跪磕頭來著。你瞧,這脾氣把我弄到了什么地步:而且就在當院的爛泥地里,我給他下跪磕頭,而且當著大家的面給他磕頭。

                  卡巴諾娃 那你干嗎存心讓自己發這么大火呢?我說,大兄弟,這可不好。

                  季科伊 怎么是存心呢?

                  卡巴諾娃 我見得多啦,我知道。你要是看到有人想來找你要錢什么的,你就存心對你家里的什么人破口大罵,大動肝火;因為你知道,你發起火來,也就沒人敢接近你了。就這么回事,大兄弟!

                  季科伊 哼,那又怎么樣?誰對自己的錢財不心疼呀!

                    〔格拉莎上。

                  格拉莎 馬爾法·伊格納季耶夫娜,吃的東西準備好了,請進去吧!

                  卡巴諾娃 怎么樣,大兄弟,進去吧!隨便吃點什么!

                  季科伊 好吧。

                  卡巴諾娃 請?。ㄗ尲究埔磷咴谇懊?,自己跟在他后面下)〔格拉莎抱著胳膊,站在門口。

                  格拉莎 好像是鮑里斯·格里戈里伊奇來了。該不是來找他叔叔吧?也許是隨便走走?大概是隨便走走的。

                    〔鮑里斯上。

                  

                  第三場

                  

                    格拉莎、鮑里斯,隨后庫利金上

                  

                  鮑里斯 我叔叔不在你們家嗎?

                  格拉莎 在我們家。你找他嗎?

                  鮑里斯 家里讓我出來打聽打聽他上哪兒去了。既然在你們家,那就讓他待著吧:誰找他呀。他出門,家里高興還來不及哩。

                  格拉莎 讓我們太太嫁給他就好啦,她能很快把他治服的??墒俏疑岛呛堑馗阏驹谶@兒干嗎!再見?。ㄏ拢?/p>

                  鮑里斯 哦,上帝??!哪怕能瞧她一眼呢?她家是進不去的,這兒主人不請是沒人敢進門的。這是什么日子呀!我們倆住在一個城市里,幾乎近在咫尺,可是一星期才能見一面,而且還是在教堂里或者馬路上,除此以外就沒有見面的機會了!在這兒,姑娘一出嫁,就像被埋葬了似的。(靜場)要是我壓根兒見不著她,倒還好受些!可是我又時不時地見到她:而且還當著大伙的面;上百只眼睛瞧著你。真叫人心里不好受。我的心怎么也平靜不下來。一出來散步,總是跑到這個大門口。我上這兒干什么呢?從來見不著她,再說,沒準惹出什么閑話,豈不害了她嗎。唉,我居然來到這樣一個城市?。ㄐ挪阶呷?,庫利金向他迎面走來)

                  庫利金 怎么,先生?出來散步嗎?

                  鮑里斯 是啊,隨便走走,今天天氣真好。

                  庫利金 現在出來散步真是太好了,先生。清靜,空氣新鮮,從伏爾加河對岸的草地上吹來陣陣花香,碧空如洗……

                      滿天星斗,太空邈邈,

                      繁星無數,銀漢迢迢。①(〖注釋〗① 見羅蒙諾索夫的頌詩《夜思上天之偉大》。)

                    先生,咱們到林蔭道上走走吧,那兒一個人也沒有。

                  鮑里斯 走吧!

                  庫利金 先生,您看,我們這座小城就是這樣!建成了林蔭道,卻沒人出來散步。只是逢年過節才有人出來蹓跶一會兒,其實也不過是做做樣子,其實到那兒去是為了炫耀自己的穿戴。你碰到的只有喝得爛醉的在衙門當差的人,從小酒店里跌跌撞撞地走回家去。先生,窮人是沒有工夫出來散步的,他們白天黑夜都要于活。一天總共才睡三小時??墒秦斨鱾兏墒裁茨??嗯,他們為什么不出來散步,不出來呼吸點新鮮空氣呢?他們才不干哩。先生,他們早就關上大門,把狗放出來,您以為他們在于正事或者在禱告上帝嗎?不,先生!他們關起門來并不是為了防盜,而是不讓人們看見他們在責罵自己的奴仆,虐待自己的家屬。在這些大門后面,流著多少看不到、聽不見的眼淚??!可是我跟您說這些干什么呢,先生!您自己就有體會。先生,在這些大門緊閉的高樓深院里,是一片荒淫無恥,花天酒地!但是這一切都蓋得嚴嚴實實,誰也瞧不見,誰也不知道,只有上帝看得見!他們說,你可以在大庭廣眾之中,在大街上看見我;至于我的家庭,你無權過問:在這方面,我有鐵將軍把門,有惡狗擋道。他們還說什么,家庭是—個秘密,外人不得預聞。這些秘密我們可知道得一清二楚!先生,從這些秘密中感到快活的只有他一個人,而其余的人則啼饑號寒,痛不欲生!這又是怎樣的秘密呢?誰不知道這秘密呢!搶奪孤兒、親屬和子侄們的財產,毆打奴仆,還不讓他們把他的胡作非為聲張出去。這就是他的全部秘密。得啦,不用管他們啦。先生,您知道常到咱們這兒散步的是些什么人嗎?都是些小伙子和姑娘。他們忙里偷閑,少睡個把鐘頭,雙雙對對地出來玩。您瞧,那兒又來了一對!

                    〔出現庫德里亞什和瓦爾瓦拉。他們親吻。

                  鮑里斯 他們在親吻。

                  庫利金 這事兒咱們管不著。

                    〔庫德里亞什下,瓦爾瓦拉走到自己家門口,向鮑里斯招手。他走過去。

                  

                  第四場

                  

                    鮑里斯、庫利金和瓦爾瓦拉

                  

                  庫利金 先生,我上林蔭道去。何必打擾你們呢?我在那兒等您。

                  鮑里斯 好,我馬上來。

                    〔庫利金下。

                  瓦爾瓦拉 (用手帕掩面)你知道卡巴諾夫家花園后面的那個谷地嗎?

                  鮑里斯 知道。

                  瓦爾瓦拉 過一會兒,稍微晚一點,你到那兒去一下。

                  鮑里斯 干什么?

                  瓦爾瓦拉 瞧你這傻樣兒!叫你來你就來,到那兒你就知道干什么了。得啦,快去吧,人家在那兒等你哩。

                    〔鮑里斯下。

                    他都不認得我了!現在就讓他猜去吧?;仡^我就知道,卡捷琳娜一定忍不住,會跑出去的。(走進大門)

                  

                  第二景

                    〔夜。一片灌木叢生的谷地,上面是卡巴諾夫家的花園圍墻和花園門,一條小道從上面蜿蜒而下。

                  

                  第一場

                  

                  庫德里亞什 (攜吉他上)沒一個人。她在那兒干什么呢!好吧,我先坐會兒等等她。(坐在石頭上)唱支歌解解悶。(唱)有個頓河哥薩克,牽著馬兒去飲水,

                      英俊的小伙子,站在大門旁,

                      站在大門旁,心中暗思量,

                      暗思量,怎么殺死他妻房。

                      妻子苦苦哀求她男人,

                      跪在他矯健的大腿旁:

                      你呀,孩子他爹,親愛的郎!

                      你別打我,別在晚上打死我!

                      過了半夜再殺死我吧!

                      讓我的小寶寶先入睡!

                      讓小寶寶和街坊先進入夢鄉。

                    〔鮑里斯上。

                  

                  第二場

                  

                    庫德里亞什和鮑里斯


                  庫德里亞什 (停止唱)真有你的!還說你循規蹈矩哩,居然也出來尋歡作樂了。

                  鮑里斯 是你呀,庫德里亞什?

                  庫德里亞什 是我,鮑里斯·格里戈里伊奇!

                  鮑里斯 你在這兒干什么?

                  庫德里亞什 我嗎?鮑里斯·格里戈里伊奇,我既然待在這兒,可見我有待在這兒的必要。沒事兒我就不來了。您上哪兒去?

                  鮑里斯 (察看地形)是這么回事兒,庫德里亞什:我必須留在這兒,我想,你反正一樣,你也可以到別處去嘛。

                  庫德里亞什 不,鮑里斯·格里戈里伊奇,我看,您到這兒來還是頭一回,可是這兒卻是我坐慣的地方,連這條小道也是我踩出來的。我愛您,先生,也很樂意為您效勞;但是在這條小道上,夜里您可別碰到我,不然的話,上帝保佑,可別鬧出什么造孽的事來。良言相勸金不換。

                  鮑里斯 你怎么啦,萬尼亞?

                  庫德里亞什 什么萬尼亞不萬尼亞的!我知道我叫萬尼亞。您該上哪兒上哪兒,不就結了。有本事自己去找,愛怎么跟她玩由你,你的事誰也管不著??墒莿e人的姑娘你別碰。我們這兒沒這規矩,不然的話,小伙子們非打斷你的腿不可。為了自己的相好……我可不知道會干出什么事來!我要掐斷你的脖子!

                  鮑里斯 你用不著發火;我連想都沒想過要搶你的什么人。要不是有人叫我來,我才不到這兒來呢。

                  庫德里亞什 誰叫你來的?

                  鮑里斯 天黑,我沒有看清。一個姑娘在街上叫住我,讓我一定到這兒來,在卡巴諾夫家的花園后面,有條小道的地方。

                  庫德里亞什 這姑娘是誰?

                  鮑里斯 聽我說,庫德里亞什。能跟你說心里話嗎?你不會隨便說出去吧?

                  庫德里亞什 您說吧,不用害怕!我這兒滴水不漏。

                  鮑里斯 我在這兒什么也不懂,既不懂你們的規矩,也不懂你們的習慣??墒怯羞@么件事……

                  庫德里亞什 您愛上誰了吧,是不是?

                  鮑里斯 是的,庫德里亞什。

                  庫德里亞什 嗯,怎么說呢,這也沒什么。對于這事兒我們這兒很隨便。姑娘愛怎么玩都由她,爹媽根本不管。不過結過婚的娘兒們就不許出來啦。

                  鮑里斯 我的不幸就在這兒。

                  庫德里亞什 您難道愛上了一個有夫之婦?

                  鮑里斯 一個有夫之婦,庫德里亞什。

                  庫德里亞什 唉,鮑里斯·格里戈里伊奇,快死了這條心吧!

                  鮑里斯 快死了這條心——說起來倒容易!這也許對于你無所謂,扔下一個再找一個。我可做不到這點!假如我愛上了……

                  庫德里亞什 那就是說,您想把她徹底毀了,鮑里斯·格里戈里伊奇!

                  鮑里斯 上帝保佑!上帝保佑我千萬別這樣!不,庫德里亞什,這怎么會呢!我怎么想把她毀了呢!我只想在什么地方見見她就成,除此以外,我什么也不需要。

                  庫德里亞什 先生,你怎么能給自己打保票呢!這兒的人太壞啦!您自己也知道。他們會吃了她,把她活活地折磨死。

                  鮑里斯 唉,快別說這個了,庫德里亞什!勞駕,你別嚇唬我了!

                  庫德里亞什 那么,她愛您嗎?

                  鮑里斯 不知道。

                  庫德里亞什 你們見過面嗎?

                  鮑里斯 我只有一次跟叔叔到過他們家。除此以外,就是在教堂里見過她,在林蔭道上碰到過她。唉,庫德里亞什,你要能看到她怎么祈禱就好啦!她臉上那天使般的微笑那么虔誠啊,臉上像在發光。

                  庫德里亞什 這難道是卡巴諾夫家的少奶奶嗎?

                  鮑里斯 就是她,庫德里亞什。

                  庫德里亞什 哦!原來是這么回事!好,恭喜您了!

                  鮑里斯 恭喜什么?

                  庫德里亞什 可不是嗎!既然有人讓您到這兒來,那就是說,您的事有門兒了。

                  鮑里斯 難道是她讓我來的嗎?

                  庫德里亞什 不然是誰呢?

                  鮑里斯 不,你開玩笑。這是不可能的。(抱頭)庫德里亞什您怎么啦?

                  鮑里斯 我高興得要發瘋了。

                  庫德里亞什 可不是嗎!是該發瘋!不過您要留神,別給自己添麻煩,也別害苦了她!盡管她丈夫是個笨蛋,可是她婆婆不是好惹的。

                    〔瓦爾瓦拉由花園門上。

                  

                  第三場

                  

                    前場人物和瓦爾瓦拉,隨后卡捷琳娜上


                  瓦爾瓦拉 (在花園門旁唱)

                      我的萬尼亞,我的萬紐什卡

                      在河對岸,在激流對面徜徉……

                  庫德里亞什 (接唱)

                      在辦貨忙。(吹口哨)

                  瓦爾瓦拉 (由小徑走下,用手帕掩面,走近鮑里斯)小伙子,你等一會兒。一定會等到什么的。(對庫德里亞什)咱們到伏爾加河邊去。

                  庫德里亞什 你怎么磨蹭這么久?還得等你們!你知道我不喜歡等人!

                    〔瓦爾瓦拉用一只胳膊摟著他,下。

                  鮑里斯 我好像在做夢!這夜晚、歌聲、幽會!人們互相摟抱著走來走去。這對于我是這么新鮮,這么美好,這么快活!現在我也在等候什么了!到底等什么呢?我也不知道,也想象不出來;不過我的心在跳,每根血管都在顫栗。我現在甚至想不出該跟她說些什么,我喘不過氣來了,我的兩腿發軟!我這顆心該有多傻啊,競突然沸騰起來,怎么也不能平靜。瞧,有人來了。

                    〔卡捷琳娜慢慢地由小徑下來,她裹著白色大頭巾,兩眼低垂,望著地面。靜場。

                    這是您,卡捷琳娜·彼特羅夫娜?

                    〔靜場。

                    我真不知道應該怎么謝謝您。

                    〔靜場。

                    卡捷琳娜·彼特羅夫娜,您知道,我多么愛您?。。ㄏ肜氖郑?/p>

                  卡捷琳娜 (驚恐地,但是沒有抬起眼睛)別碰我,別碰我!唉,唉!

                  鮑里斯 您別生氣。

                  卡捷琳娜 離開我!你這個可惡的人,滾開!你知道嗎:這罪孽是十惡不赦的,永遠也沒法求得寬??!要知道,它會像一塊石頭似的壓在我心上,像一塊石頭似的。

                  鮑里斯 別攆我走吧!

                  卡捷琳娜 你來干什么?我的冤家,你來干什么?要知道我嫁人了,要知道我必須跟丈夫生活在一起,一直到死……

                  鮑里斯 是您自己讓我來的呀……

                  卡捷琳娜 你要明白我的話,我的惡魔:要一直到死!

                  鮑里斯 我還是不見您的好!

                  卡捷琳娜 (激動地)我正在給自己準備一個什么下場啊。哪兒是我的葬身之地,你知道嗎?

                  鮑里斯 請安靜一下?。ɡ氖郑┠?!

                  卡捷琳娜 你干嗎要毀掉我?

                  鮑里斯 我怎么會毀掉您呢!我愛您勝過愛世上的一切,勝過愛我自己!

                  卡捷琳娜 不,不!你把我毀啦!

                  鮑里斯 難道我是什么壞蛋嗎?

                  卡捷琳娜 (搖頭)你把我毀啦,毀啦,毀啦!

                  鮑里斯 上帝保佑我千萬別做出這種事來!我寧可自己死!

                  卡捷琳娜 我既然離開家,夜里跑到你的身邊,你怎么不會是把我毀了呢。

                  鮑里斯 這是您愿意的呀。

                  卡捷琳娜 我作不了主。假如我作得了自己的主,我就不會到你身邊來了。(抬起眼睛,望著鮑里斯)

                    〔短暫的靜場。

                    現在你的意旨支配著我,你難道看不出來嗎?。〒溥^去摟住他的脖子)

                  鮑里斯 (擁抱卡捷琳娜)我的生命!

                  卡捷琳娜 你知道嗎?我現在突然想死!

                  鮑里斯 咱們在一起這么幸福,干嗎要死呢?

                  卡捷琳娜 不,我沒法活下去!我知道我沒法活下去。

                  鮑里斯 請你別說這樣的話了,別傷我的心……

                  卡捷琳娜 是啊,你很快活,你是個自由的哥薩克,可我!……

                  鮑里斯 誰也不會知道咱們相愛的。難道我不心疼你嗎!

                  卡捷琳娜 唉!為什么要心疼我?誰也沒有錯,是我自己愿意這樣做的。別心疼我,毀了我吧!我在干什么,就讓大家知道,讓大家看到好啦?。〒肀U里斯)既然我為了你不怕造孽,我還怕人家評頭論足嗎?據說,為了某種罪孽在人世間受盡痛苦,有時反而覺得好受些。

                  鮑里斯 既然咱們現在很幸福,想這些干嗎呢!

                  卡捷琳娜 那也是!等有空的時候,我還來得及思前想后,哭個夠的。

                  鮑里斯 剛才我可嚇壞了,我以為你要攆我走哩。

                  卡捷琳娜 (微笑)攆你走!哪能呀!我下不了這個狠心!你要是不來,恐怕我自己都會去找你哩。

                  鮑里斯 我不知道你也愛我。

                  卡捷琳娜 我早就愛你。你到我們這兒來好像存心跟我作對似的。一看見你,我就變得六神無主。從跟你頭一回見面起,似乎只要你向我招招手,我就會跟你走;哪怕到天涯海角,我也會跟著你,決不回頭。

                  鮑里斯 你丈夫要出門很久嗎?

                  卡捷琳娜 兩個星期。

                  鮑里斯 哦,咱們可以好好玩一玩!時間還長著哩。

                  卡捷琳娜 可以好好玩一玩。至于以后……(沉思)等他們把我關起來,那就要命了!只要還沒有關起來,我一定會找機會跟你見面的!

                    〔庫德里亞什和瓦爾瓦拉上。

                  

                  第四場

                  

                    前場人物、庫德里亞什和瓦爾瓦拉

                  

                  瓦爾瓦拉 怎么樣,談妥了嗎?

                    〔卡捷琳娜把臉藏在鮑里斯的懷里。

                  鮑里斯 談妥了。

                  瓦爾瓦拉 去玩一會兒吧,我們等著。到時候萬尼亞會叫你們的。

                    〔鮑里斯和卡捷琳娜下。庫德里亞什和瓦爾瓦拉坐在石頭上。

                  庫德里亞什 你們想的這一招可絕了——從花園門出來。這對我們哥兒們可方便啦。

                  瓦爾瓦拉 都是我想出來的。

                  庫德里亞什 這事只有你才想得出來。你媽沒發現嗎?

                  瓦爾瓦拉 嗐!她哪會發現!她壓根兒就想不到這一點。

                  庫德里亞什 要是趕巧了呢?

                  瓦爾瓦拉 她頭遍覺睡得可香了:要到快天亮的時候才醒。

                  庫德里亞什 你怎么知道!也許鬼使神差,她突然醒了呢?

                  瓦爾瓦拉 那也沒什么!我們家通院子的小門,是從里面,從花園這邊鎖上的;她敲敲門,敲不開,只好走開。第二天早上我們就說,睡得太死了沒聽見。況且還有格拉莎看著,一有動靜,她會馬上打招呼的。不防備不行!那怎么成!一不留神會鬧出亂子來的。

                    〔庫德里亞什用吉他彈出幾個和音。瓦爾瓦拉斜倚在庫德里亞什的肩旁。庫德里亞什不予理睬,低聲彈琴。

                  瓦爾瓦拉 (打哈欠)怎么能知道現在是幾點了?

                  庫德里亞什 十二點多了。

                  瓦爾瓦拉 你怎么知道?

                  庫德里亞什 更夫打過更。

                  瓦爾瓦拉 (打哈欠)是時候啦。喊他們一聲吧!明天咱們早點出來,就能多玩一會兒了。

                  庫德里亞什 (吹口哨,大聲唱)

                      大家回家,大家回家!

                      我可不想回家。

                  鮑里斯 (在臺后)聽見了!

                  瓦爾瓦拉 (站起來)好,再見吧?。ù蚬?,然后冷冷地、像吻一個老相識似地吻庫德里亞什)明天注意早點來?。ㄏ蝓U里斯和卡捷琳娜走過去的那邊望著)你們告別有個完沒有?又不是永遠分手,明天還要見面。(打哈欠,伸懶腰)〔卡捷琳娜跑上,鮑里斯跟在她后面。

                  

                  第五場

                  

                    庫德里亞什、瓦爾瓦拉、鮑里斯和卡捷琳娜

                  

                  卡捷琳娜 (對瓦爾瓦拉)好,咱們走吧,咱們走吧?。▋扇俗呱闲???ń萘漳阮l頻回首)再見!

                  鮑里斯 明天見。

                  卡捷琳娜 對,明天見!你夢見什么要告訴我呀。(向花園的門走去)

                  鮑里斯 一定。

                  庫德里亞什(彈吉他,唱)

                      玩吧,年輕的姑娘,

                      玩到傍晚,滿天霞光!

                      嗨,嗨,

                      玩到傍晚,滿天霞光。

                  瓦爾瓦拉 (站在花園門旁)

                      我這年輕的姑娘,

                      玩到黎明,朝霞初上,

                      嗨,嗨,

                      玩到黎明,朝霞初上!

                    〔下。

                  庫德里亞什

                      天上升起彩霞,

                      我才動身回家……


                第四幕


                  〔舞臺前景是一座開始坍塌的古老建筑物的狹長拱形回廊,有的地方草木叢生,拱門外是

                河岸和一片伏爾加河景色。

                  

                  第一場

                  

                    男女游客數人從拱門外走過

                  

                  游客甲 掉雨點了,可別下大雷雨??!

                  游客乙 瞧,雨快上來啦。

                  游客甲 還好,這里有躲雨的地方。

                    〔大家紛紛走到拱頂下。

                  女游客 有多少人在林蔭道上散步呀!大過節的,大家都出來了。那些商人太太們打扮得可漂亮了。

                  游客甲 現在準到什么地方避雨了。

                  游客乙 瞧,現在人們都擠到這兒來了!

                  游客甲 (打量墻壁)你知道,老伙計,這兒過去畫過畫?,F在有些地方還看得出來。

                  游客乙 對,可不是!還用說嗎,是畫過畫??涩F在你瞧,一切都荒蕪了,倒塌了,長滿雜草。從那年鬧過大火以后就沒有修理過。這事都有四十來年了,那場大火你不記得了吧。

                  游客甲 老伙計,這兒畫的什么呀;真叫人摸不著頭腦。

                  游客乙 這是火焰地獄。

                  游客甲 對了,老伙計!

                  游客乙 人無論貴賤,都要到那兒去。

                  游客甲 對,對,現在我看懂了。

                  游客乙 官大官小都一樣。

                  游客甲 黑人也要去嗎?

                  游客乙 黑人也要去。

                  游客甲 那么,老伙計,這是什么呢?

                  游客乙 這是立陶宛的覆滅①。在打仗!你看見嗎?我們的人跟立陶宛打仗。(〖注釋〗① 這是俄國民間流行的說法,指十七世紀初俄國同波蘭和瑞典的戰爭。)

                  游客甲 立陶宛是什么?

                  游客乙 立陶宛就是立陶宛嘛。

                  游客甲 聽說,老伙計,它是從天上掉到咱們這兒的。

                  游客乙 那我就說不清了。就算從天上掉下來的吧。

                  女游客 還說呢!大家都知道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凡是跟它打過仗的地方,都修造陵墓作為紀念。

                  游客甲 怎么樣,老伙計!這是千真萬確的。

                    〔季科伊上,庫利金跟在他后面,不戴帽子。大家鞠躬,對他畢恭畢敬。

                  

                  第二場

                  

                    前場人物、季科伊和庫利金

                  

                  季科伊 你瞧,全給淋濕了。(對庫利金)你別纏著我好不好!走開?。☉嵟兀┐罇|西!

                  庫利金 薩維奧爾·普羅科菲伊奇,我說大老板,這事辦成了,對所有的居民都有好處。

                  季科伊 你給我滾開!什么好處不好處!誰需要這好處?

                  庫利金 大老板,哪怕對您也有好處呀,薩維奧爾·普羅科菲伊奇。比如說,先生,在林蔭道上找塊空地把它安裝起來。要花很多錢嗎?花不了幾個錢:用石頭砌根柱子(用手勢比畫每件東西的大?。?,一個銅盤,圓圓的,再安一根針,一根筆直的針(用手勢比畫),普普通通的針。這一切我會統統給裝好的,所有的數目字我也親自刻好?,F在,大老板,您什么時候出來散步,或者別人出來散步,只要跑過去一瞧,就知道幾點鐘了。再說,這樣的地方,風景如畫,一切都好,可是總覺著少了點什么。咱們這地方,大老板,來往過客也很多,去那兒欣賞咱們家鄉的風光,這畢竟也是一種裝飾,眼睛看著也舒服些。

                  季科伊 你干嗎老纏著我,沒完沒了地盡說廢話!也許,我根本不想跟你說話呢。你應當先去打聽清楚,我是不是有興致來聽你這個傻瓜胡說八道。我是你的什么人——你能跟我平起平坐嗎?真有你的,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兒!居然死皮賴臉地硬纏著人家閑扯淡。

                  庫利金 假如我拿自己的事來麻煩您,自然是我不對,可這是為了大家好呀,大老板。為了全城的公益事業拿出十來個盧布又算得了什么呢!并不多要呀,先生。

                  季科伊 也許你想獨吞呢,誰知道你。

                  庫利金 我既然愿意白出力氣,怎么會獨吞呢,大老板?這兒的人都了解我,誰也不會說我的壞話。

                  季科伊 讓他們了解你好啦,反正我不想了解你。

                  庫利金 薩維奧爾·普羅科菲伊奇,先生,你干嗎要侮辱一個光明正大的人呢?

                  季科伊 難道還要我向你解釋嗎!就是比你更顯要的人物,我也不向他們解釋。關于你我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別人看你是個光明正大的人,可我認為你是個強盜,就這句話。你還想聽我說一遍嗎?那你聽著!我說你是強盜,完了!你想怎么著,想跟我打官司嗎?你放明白點,你是條蛆。我樂意就饒了你,不樂意就一腳踩死你。

                  庫利金 您怎么啦,薩維奧爾·普羅科菲伊奇!我是個小人物,先生,想侮辱我并不難,不過我要告訴您,大老板:“窮人有美德,也應受尊敬!”①(〖注釋〗① 引自俄國詩人杰爾查文的頌詩《權貴》,此處略有改動。)

                  季科伊 不許你對我放肆!聽見沒有!

                  庫利金 我絲毫不敢放肆,先生,我跟您說這話,是因為您也許有朝一日想為咱們這個城市做點好事。您很有錢,大老板,只要您有心做好事就成?,F在就拿這件事來說吧:咱們這兒經常有大雷雨,可是卻沒安避雷針。

                  季科伊 (傲慢地)全是瞎忙活!

                  庫利金 是經過試驗的,怎么是瞎忙活呢!

                  季科伊 你那些避雷針是什么做的?

                  庫利金 鋼的。

                  季科伊 嗯,還有什么?

                  庫利金 幾根鋼桿子。

                  季科伊 (越說越惱火)我早聽說是鋼桿子,你這條毒蛇;還有什么呢?你嘮嘮叨叨地說什么鋼桿長鋼桿短的!哼,還有什么?

                  庫利金 沒什么了。

                  季科伊 你說,打雷是怎么回事,嗯?你說呀!

                  庫利金 有電。

                  季科伊 (跺腳)什么電不電的!哼,你怎么不是強盜!打雷是為了懲罰咱們,讓咱們感覺到它,可你,真作孽,卻想用什么桿子、橛子來阻擋。你是什么玩意兒,難道你是韃靼人嗎?你是韃靼人嗎????你說呀!你是韃靼人嗎?

                  庫利金 薩維奧爾·普羅科菲伊奇,大老板,杰爾查文說過:

                      我的肉體可以化為灰燼,

                      我的智慧卻能駕馭雷電。①(〖注釋〗① 語出杰爾查文的頌詩《上帝》。)

                  季科伊 沖你說這話,就該把你送到市長那兒去,他會給你點厲害瞧!喂,諸位先生!你們來聽他說些什么!

                  庫利金 沒辦法,只好忍下這口氣。等我有了一百萬資金的時候再說。(揮手,下)

                  季科伊 怎么。你難道要去偷人家的錢嗎?抓住他!真是個口是心非的家伙!什么人才能對付這類家伙呢?我說不好。(對大家)你們這些混帳東西,見誰都想要他作孽!今天我本來不想發火,可是他存心氣我。叫他滾遠點兒?。鈶嵉兀┯晖A诉€是怎么的?

                  游客甲 好像停了。

                  季科伊 好像!你這混蛋跑出去看看嘛。什么好像不好像!

                  游客甲 (走出拱門)停了!

                    〔季科伊下,大家隨下。舞臺上空無一人。少頃,瓦爾瓦拉急上,走送拱門,躲起來,向外張望。

                  

                  第三場

                  

                    瓦爾瓦拉,隨后鮑里斯上

                  

                  瓦爾瓦拉 好像是他!

                    〔鮑里斯在舞臺深處走過。

                    噓-噓!

                    〔鮑里斯左右張望。

                    到這兒來。

                    〔招手,鮑里斯走進去。

                    咱們拿卡捷琳娜怎么辦?真要命!

                  鮑里斯 什么事?

                  瓦爾瓦拉 真倒霉。她丈夫回來了,你知道這事嗎?沒等他回來,他偏回來了。

                  鮑里斯 不,我不知道。

                  瓦爾瓦拉 她簡直像丟了魂似的。

                  鮑里斯 看來,他不在家,我才過了十天好日子?,F在再也見不到她啦!

                  瓦爾瓦拉 唉,你這人也真是的!你聽我說呀!她渾身哆嗦,像打擺子似的;臉色煞白,在屋里走來走去,像在尋找什么東西。兩只眼睛像瘋子的一樣!剛才,晌午飯前她還哭過,簡直是嚎啕大哭。我的天!我拿她怎么辦呢?

                  鮑里斯 也許過一會兒就好了。

                  瓦爾瓦拉 那可不見得。她都不敢抬起眼睛瞧丈夫。媽已經看出了這一點,老斜著眼睛瞅她,跟毒蛇似的瞅著她;經媽這一看,她更受不了啦。瞧她那樣子,我心里難受極了!我也擔心。

                  鮑里斯 你擔心什么?

                  瓦爾瓦拉 你不知道她!她這人可怪了。她什么事都做得出來!她會做出這樣的事來,叫人……

                  鮑里斯 哎呀,我的上帝!那怎么辦呢?你跟她好好談談嘛。難道沒法勸勸她嗎?

                  瓦爾瓦拉 勸過啦。什么話也不聽。還是別理她的好。

                  鮑里斯 那么,你認為她會干出什么事來?

                  瓦爾瓦拉 比如說:撲通一聲向丈夫跪下,把一切都和盤托出。我擔心的就是這個。

                  鮑里斯 (驚恐地)這可能嗎!

                  瓦爾瓦拉 她什么事都做得出來。

                  鮑里斯她 現在在哪兒?

                  瓦爾瓦拉 這會兒她跟丈夫上林蔭道去了,媽也跟他們一塊兒。你要是愿意,過去瞧瞧也行。不,你還是別去的好,要不然,她興許會驚慌失措的。

                    〔遠處一聲霹靂。

                    好像要下大雷雨?(向外張望)落雨點啦。瞧,人都跑過來了。你到那邊找個地方躲躲,我就站在這兒顯眼的地方,別讓他們瞎猜疑。

                    〔各種身份的男女數人上。

                  

                  第四場

                  

                    各種身份的人,隨后卡巴諾娃、卡巴諾夫、卡捷琳娜、庫利金上

                  

                  游客甲 大概那個小娘兒們很害怕,所以才急急忙忙躲起來。

                  女游客 怎么躲也不行!誰要是命里注定,跑哪兒也躲不及。

                  卡捷琳娜 (跑上)哎呀!瓦爾瓦拉?。ㄗプ∷氖?,抓得緊緊的)

                  瓦爾瓦拉 得了,你怎么啦!

                  卡捷琳娜 不好啦!

                  瓦爾瓦拉 你好好想想!把心定下來!

                  卡捷琳娜 不!我受不了。實在受不了啦。我心里痛苦極了。

                  卡巴諾娃 (上)本來嘛,為人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心不驚;也就不用這么害怕了。

                  卡巴諾夫 但是,媽,她能有什么特別的罪過呢?她的罪就像咱們大家的一樣①,這是她天生膽兒小。(〖注釋〗① 指人的原罪。據《圣經·舊約·創世記》:人類的始祖亞當和夏娃在伊甸園偷食禁果,使上帝震怒,從此,這一罪過就成為人的原罪。)

                  卡巴諾娃 你怎么知道?人心難測水難量。

                  卡巴諾夫 (開玩笑)除非我不在家的時候出了什么事,我在家的時候,好像什么事也沒有。

                  卡巴諾娃 也許就趁你不在家的時候。

                  卡巴諾夫 (開玩笑)卡佳,你要是犯了什么罪,還是懺悔的好。要瞞我是瞞不過去的:不,休想!我統統知道!

                  卡捷琳娜 (看著卡巴諾夫的眼睛)親愛的!

                  瓦爾瓦拉 你糾纏她干什么!難道看不見,你不惹她她就夠難受的了?

                    〔鮑里斯走出人群,向卡巴諾夫鞠躬問好。

                  卡捷琳娜 (失聲)哎呀!

                  卡巴諾夫 你怕什么!你以為是不相干的人嗎?這是熟人!令叔好嗎?

                  鮑里斯很好!

                  卡捷琳娜 (對瓦爾瓦拉)他還要我怎么樣?……我這么痛苦,他還覺得不夠嗎。(伏在瓦爾瓦拉身上,嚎啕大哭)

                  瓦爾瓦拉 (大聲說,好讓母親聽見)我們都累趴下了,也不知道拿她怎么辦才好,可是這會兒一些不相干的人又來湊熱鬧?。ㄏ蝓U里斯示意,鮑里斯轉身向出口走去)

                  庫利金 (走到舞臺中央,面向眾人)你們怕什么,真是大驚小怪!現在,每一棵小草,每一朵鮮花都興高采烈,可是我們卻躲起來,膽戰心驚,仿佛大禍臨頭了!雷要把人劈死了!這不是雷劈死的,這是天意!對,天意!你們覺得一切都是可怕的!出現了北極光——對這種奇觀本應當欣賞和贊嘆:“北國升起了霞光!”①可是你們卻膽戰心驚,胡思亂想,以為這是戰爭或瘟疫的前兆。一顆彗星飛過——不應當不看嘛!多美呀!星星我們已經看夠了,老是一個樣,這可是顆新星;應當一飽眼福嘛!可你們卻感到害怕,望一眼天空就渾身哆嗉!你們把什么都看成嚇人的東西。唉,這些人??!瞧,我就不怕。咱們走,先生?。ā甲⑨尅舰? 引自羅蒙諾索夫的頌詩《夜思上天之偉大》。)

                  鮑里斯 走!這兒更可怕!

                    〔兩人下。

                  

                  第五場

                  

                    前場人物,但缺鮑里斯和庫利金

                  

                  卡巴諾娃 瞧,居然長篇大論地教訓人來了!真值得一聽,真了不起!這年頭出現了一些好為人師的人。假如上了年紀的人都這么信口開河,對年輕人還能要求什么呢!

                  女游客 瞧,滿天烏云。像蓋了頂帽子似的。

                  游客甲 老伙計,你瞧,烏云像線團似的打轉,仿佛里面有個活東西在滾動。而且直沖咱們這兒滾過來,跟活的一樣!

                  游客乙 你記住了,我把話說在頭里:這場大雷雨來勢不善。我對你說的是實話,因為我知道。不是劈死什么人,就得燒毀一座房子;你看好了,準沒錯,因為,你看,這顏色多怪呀!

                  卡捷琳娜 (傾聽)他們說什么?他們說準會劈死什么人。

                  卡巴諾夫 是在瞎說,想到什么就說什么。

                  卡巴諾娃 對于比你年歲大的人,不要評頭論足!他們比你知道得多!老年人對一切都有預感。老年人是不會隨便瞎說的。

                  卡捷琳娜 (對丈夫)季沙,我知道會劈死誰。

                  瓦爾瓦拉 (低聲對卡捷琳娜)你就別說啦!

                  卡巴諾夫 你怎么知道?

                  卡捷琳娜 一定會劈死我。到時候你們可要為我禱告呀!

                    〔帶著兩名仆人的貴婦人上??ń萘漳润@呼著躲藏起來。

                  

                  第六場

                  

                    前場人物和貴婦人

                  

                  貴婦人 你躲什么!用不著躲嘛!你大概害怕了吧,你不想死!想活!怎么不想活呢!你瞧,多漂亮的美人兒!哈哈哈!多美呀!你向上帝祈禱把你的美貌拿走吧!美貌是我們的禍根!毀了自己,誘惑了別人,到時候你就對自己的美貌感到得意吧!你把許許多多人引上罪惡之途!血氣方剛的人去決斗,揮劍砍殺。多快活??!篤信上帝的老人被你的美貌誘惑,也忘記了死亡!由誰負責呢?一切都必須由你負責。最好帶著你的美貌跳進深淵里去!快呀,快!

                    〔卡捷琳娜躲藏。

                    你往哪兒躲,傻娘兒們!你是逃不過上帝的手掌的!你們大家都要在永不熄滅的烈火里燃燒?。ㄏ拢?/p>

                  卡捷琳娜 哎呀!我要死啦!

                  瓦爾瓦拉 你為什么折磨自己呢,真是的!你站到一邊去禱告一下:心里就松快了。

                  卡捷琳娜 (走到墻邊,跪下,又迅速跳起來)哎呀!地獄!地獄!火焰地獄!

                    〔卡巴諾娃、卡巴諾夫和瓦爾瓦拉圍住她。

                    我的心已被撕得粉碎!我再也受不了啦!媽!季洪!我在上帝和你們面前都是有罪的!我不是對你發過誓:你不在家的時候,決不看任何人一眼嗎!你記得嗎,記得嗎!你可知道,你不在家的時候,我這個放蕩的女人干了什么!在頭一天夜里我就從家里跑出去啦……

                  卡巴諾夫 (不知所措,含淚拉她的袖子)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別說了!你怎么啦!媽在這兒呢!

                  卡巴諾娃 (厲聲)哼,既然開了頭就說下去嘛,說呀。

                  卡捷琳娜 這十天夜里我都去玩兒了……(嚎啕大哭)〔卡巴諾夫想擁抱她。

                  卡巴諾娃 別理她!跟誰?

                  瓦爾瓦拉 她胡說,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在說什么。

                  卡巴諾娃 你住嘴!原來是這么回事!你說呀,跟誰?

                  卡捷琳娜 跟鮑里斯·格里戈里耶維奇。

                    〔一聲霹靂。

                    哎呀?。〞灥乖谡煞驊牙铮?/p>

                  卡巴諾娃 怎么樣,兒子!一切由著你們,鬧出什么亂子來了!我早跟你說過,你不愛聽嘛?,F在你等到這一天了吧!

                  

                第五幕

                  

                    〔景同第一幕。暮色蒼茫。

                  

                  第一場

                  

                    庫利金坐在長椅上,卡巴諾夫從林蔭道走來

                  

                  庫利金 (唱)

                      黑暗布滿夜空,

                      大家閉眼安息……①(〖注釋〗① 引自羅蒙諾索夫的《譯自阿那克里翁的詩》。阿那克里翁是古希臘抒情詩人。)

                   ?。匆娍ò椭Z夫)您好,先生!您上哪兒去?

                  卡巴諾夫 回家去。大叔,你聽說我們家的事了嗎?家里都亂套啦,大叔。

                  庫利金 聽說啦,聽說啦,先生。

                  卡巴諾夫 我到莫斯科去了一趟,你知道嗎?臨行前,我媽對我千叮嚀萬囑咐,可是我一離開家,就開懷暢飲起來。終于掙脫了牢籠,別提多高興啦。我一路上喝酒,在莫斯科也喝個沒完,那個喝呀,簡直沒法說!恨不得把一年的酒都喝回來。我一回也沒有想到過家。就算想起吧,我也想不到這兒發生的事。你聽說了嗎?

                  庫利金 聽說了,先生。

                  卡巴諾夫 大叔,我現在是一個不幸的人!我就這樣無緣無故地毀了,白白地毀了!

                  庫利金 您媽也太厲害了。

                  卡巴諾夫 可不是嗎。都怨她。你倒給我說說,我為什么要遭到這樣的不幸?我剛才去找季科伊,痛飲了幾杯;我想,這樣會好受些;不,更糟糕,庫利金!我老婆背著我干了什么??!沒有比這更糟糕的啦……

                  庫利金 這事復雜,先生。你們的事我說不清。

                  卡巴諾夫 不,別忙。比這更糟糕的事還有呢。為了這事殺死她還是輕的。我媽說:為了懲罰她,應該把她活埋!可是我愛她,舍不得動她一個指頭。我只稍微打了她兩下,而且這也是媽硬逼著我干的。我瞧她怪可憐見的,你要明白這點,庫利金。媽對她罵不絕口,可是她一聲不吭,走來走去,像個幽靈似的。她只是哭,眼看一天天瘦下去。瞧著她,我簡直難受極了。

                  庫利金 先生,這事得想個辦法圓滿了結!您就饒了她吧,從此再別提這件事。我看,您自己也不是沒有錯!

                  卡巴諾夫 那還用說!

                  庫利金 哪怕喝醉了酒也別責備她。先生,她會成為您的好妻子的;很可能,比任何妻子都好。

                  卡巴諾夫 你要明白,庫利金:我倒沒有什么,可是我媽……難道跟她說得通嗎!……

                  庫利金 先生,現在該是您用自己的頭腦生活的時候了。

                  卡巴諾夫 我怎么辦呢,總不能劈成兩半吧!人家說,我自己沒有頭腦。那我就一輩子靠別人的頭腦過活吧。我恨不得把我現在有的最后一點腦子都喝光,到時候干脆讓媽把我當傻瓜照看著得了。

                  庫利金 唉,先生!這事就難辦了!那么,先生,眼下鮑里斯·格里戈里耶維奇怎么樣呢?

                  卡巴諾夫 要把他這個混帳東西送到恰克圖中國人那兒去。他叔叔要送他到那兒一個熟悉的商人的賬房里。讓他在那兒待三年。

                  庫利金 嗯,他怎么說呢,先生?

                  卡巴諾夫 他也沒辦法;老哭。前幾天,我跟他叔叔把他臭罵了一頓,他一聲不吭。簡直跟瘋了似的。他說:你們愛把我怎么處置都成,只是別折磨她!他還挺可憐她的。

                  庫利金 他是個好人,先生。

                  卡巴諾夫 一切都收拾好了,馬車也準備妥了。他痛苦極啦,真是不幸!我看得出來,他是想告別一下。嘿,這種事多啦!隨他去吧。他是我的仇人,庫利金!應當將他碎尸萬段,讓他知道……

                  庫利金 就是仇人也應當饒恕嘛,先生!

                  卡巴諾夫 你跟我媽說去,瞧她會跟你說什么。我說,庫利金大叔,現在我們全家四分五裂啦,不像親人,倒好像成了冤家。媽拼命折磨瓦爾瓦拉;她受不了,而且她生來就是這么個人,——拔腿就走啦。

                  庫利金 上哪兒去?

                  卡巴諾夫 誰知道她。據說,跟庫德里亞什,跟萬卡①私奔啦,那人也是哪兒也找不著。庫利金,干脆說吧,這事兒都怨我媽;因為我媽作踐她,把她給關起來。她說:“您別關,關了更糟!”瞧,果然出了這事兒。請你告訴我,我現在怎么辦呢!你開導開導我吧,我現在該怎么活下去呢?這個家我討厭透了,我沒臉見人,想做點事吧,又提不起精神?,F在我回家去;難道回家就快活嗎?(〖注釋〗① 萬尼亞的昵稱。)

                    〔格拉莎上。

                  格拉莎 季洪·伊萬內奇,少爺!

                  卡巴諾夫 又有什么事?

                  格拉莎 咱們家不好啦,少爺!

                  卡巴諾夫 天哪!簡直一件挨著一件!說吧,家里到底怎么啦?

                  格拉莎 少奶奶她……

                  卡巴諾夫 怎么啦?死了嗎?

                  格拉莎 不,少爺;她跑啦,哪兒也找不到。滿處找,腿都跑斷啦。

                  卡巴諾夫 庫利金,我得跑去找她,大叔。你知道我擔心什么嗎?她可別一時想不開自尋短見呀!她那種傷心絕望的樣子就沒法說了!瞧著她都叫人心碎。你們是怎么看著她的嘛?她跑出去很久了嗎?

                  格拉莎 不很久,少爺!沒有看好是我們的錯。不過,道理也明擺著:防不勝防嘛。

                  卡巴諾夫 唉,你還站著干什么,快去吧!

                    〔格拉莎下。

                    咱們也去吧,庫利金!

                    〔兩人下。

                    〔臺上空了一會兒。少頃,卡捷琳娜從相反方向上,在舞臺上慢慢走著。

                  

                  第二場

                  

                  卡捷琳娜 (獨自一人)①沒有,哪兒也沒有!這可憐的人,他現在做什么呢?我只想跟他告別一下,以后……以后,死了也心甘情愿。我干嗎要連累他呢?連累了他,我也不見得更好受!就讓我一個人毀了吧!要不然毀了我自己,也毀了他,自己丟人現眼不算,還連累他一輩子受人唾罵!是啊,自己丟人現眼,還連累他一輩子受人唾罵。(靜場)讓我想想,他對我說什么來著?他怎么心疼我的?他說了些什么話?(抱頭)不記得了,全忘了。漫漫長夜,使我感到難受!大家都去睡覺了,我也去睡吧;大家都沒有什么,可是我似乎在走向墳墓。在黑暗中太可怕啦!有人在嚷嚷,在唱歌!好像給什么人送葬;不過聲音很低,隱隱約約,離我很遠,很遠……我最喜歡天亮了!可是我不想起床:因為又要看到同樣的人,聽到同樣的話,受到同樣的痛苦。他們干嗎這樣瞧著我呢?為什么今天不弄死我呢?為什么過去要這樣做呢?聽說,過去是要把人弄死的。如果干脆把我扔進伏爾加河,我該多么快活??!他們說“要是把你弄死,那么,你的罪孽就會解除,你得活下去,讓你的罪孽折磨你?!笨墒俏乙呀泬蚩嗟牧?!難道還要叫我一直痛苦下去嗎!……我現在活著又為了什么呢,唉,為了什么呢?我什么也不需要,我什么也不留戀,甚至對這人世間也毫不留戀!可是死神還是不來。你叫它來,它偏不來。不管我看見什么,不管我聽到什么,反正這兒(指心)是痛苦。假如能跟他生活在一起,也許還能看到某種歡樂……好吧:反正是這么回事,反正我已經把自己的靈魂毀滅了。我多么想他??!唉,我多么想他??!假如我再也見不到你了,你就在遠處聽聽我的聲音吧!狂風啊,你把我的相思之苦帶給他吧!天哪,我多么,多么想他?。。ㄗ叩桨哆?,高聲呼喊)我的歡樂,我的生命,我的寶貝,我愛你!你答應我呀?。蓿ā甲⑨尅舰僬麄€獨白和所有以后的幾場戲,她都是用拖長的聲音、重復的詞句,若有所思,又好像出神地說出來的?!髡咦ⅲ?/p>

                    〔鮑里斯上。

                  

                  第三場

                  

                    卡捷琳娜和鮑里斯

                  

                  鮑里斯(沒有看見卡捷琳娜)我的上帝!這不是她的聲音嗎!她在哪兒呢?(四顧)

                  卡捷琳娜 (跑到他的身邊,摟住他的脖子)我總算看到你了?。ǚ谒厍翱奁?/p>

                    〔靜場。

                  鮑里斯 好了,我們總算能在一起同聲一哭了。

                  卡捷琳娜 你沒有忘記我吧?

                  鮑里斯 怎么能忘記呢,你怎么啦!

                  卡捷琳娜 啊,不,不是這個意思,不是這個意思!你不生氣吧?

                  鮑里斯 我干嗎要生氣呢?

                  卡捷琳娜 原諒我!我并不想害你;可是我身不由己。我說過什么話,做過什么事,自己都記不清了。

                  鮑里斯 得啦,你怎么啦!你怎么啦!

                  卡捷琳娜 那么,你怎么辦?你現在怎么辦?

                  鮑里斯 我要走了。

                  卡捷琳娜 上哪兒?

                  鮑里斯 到很遠的地方,卡佳,到西伯利亞去。

                  卡捷林娜 你帶我離開這兒吧!

                  鮑里斯 我不能帶你走,卡佳。不是我自己要去:是叔叔讓我去的,而且已經備好了馬車;我只跟叔叔告了一小會兒假,我想,至少也要跟咱們見面的地方告別一下。

                  卡捷琳娜 那你走吧,上帝保佑你!不要為我難過??蓱z的人,也許只有開始的時候你會想念我,以后你會忘記我的。

                  鮑里斯 不要談我了!我是一只自由自在的鳥。倒是你怎么辦?婆婆對你怎么樣?

                  卡捷琳娜 她折磨我,把我關起來。她對大家說,也對我丈夫說:“別相信她,她可狡猾啦?!贝蠹艺旄?,當面嘲笑我。每句話都拉上你的名字罵我。

                  鮑里斯 那你丈夫呢?

                  卡捷琳娜 他一會兒跟我親熱,一會兒發火,凈喝酒。我討厭他,討厭他,他的親熱比打我更討厭。

                  鮑里斯 你太痛苦啦,卡佳!

                  卡捷琳娜 太痛苦,太痛苦啦,還不如死了好!

                  鮑里斯 誰知道,為了我們的愛情我們倆會這么痛苦!那時候還不如我逃走的好!

                  卡捷琳娜 我遇見你也是活該遭難。得到的歡樂不多,而不幸,不幸卻有多少??!而且還不知道將來會有多少呢!唉,為什么去想以后的事呢!現在我見到了你,這是他們從我手里奪不走的;除此以外,我什么也不需要。我需要的就是能見你一面。你瞧,我現在輕松多了;好像肩上卸下了一座大山。我老以為你在生我的氣,在詛咒我……

                  鮑里斯 你說什么呀,哪能呢!

                  卡捷琳娜 哦,不,我老是胡說一氣;我要說的不是這個意思!我想念你,對,這才是我要說的;好了,我總算見到你了……

                  鮑里斯 可別讓他們在這兒碰到咱們!

                  卡捷琳娜 等一等,等一等!我想跟你說句話!瞧,忘了!應該說句什么話呢!腦子亂極了,什么也想不起來。

                  鮑里斯 我該走啦,卡佳!

                  卡捷琳娜 等一等,等一等!

                  鮑里斯 嗯,你到底想說什么呢?

                  卡捷琳娜 我馬上告訴你。(想了想)對了!你在路上要布施每個人,一個叫花子也別落掉,叫他們為我有罪的靈魂禱告。

                  鮑里斯 唉,要是這幫人知道我跟你告別的時候是什么滋味就好啦!我的上帝!但愿他們有朝一日也會嘗到我現在嘗到的這種甜蜜的味道。再見,卡佳?。〒肀?,欲走)你們這些混蛋!惡棍!哼,要是我有力量的話!

                  卡捷琳娜 等一等,等一等!讓我最后一次看看你。(望著他的眼睛)好,我已經夠了!現在上帝保佑你,你走吧。走吧,快點走吧!

                  鮑里斯 (走開幾步后又停下)卡佳,有點不對頭!你不會有什么想法吧?路上想到你,我會非常痛苦的。

                  卡捷琳娜 沒有什么,沒有什么!上帝保佑你,你走吧!

                    〔鮑里斯想走近她的身旁。

                    不要,不要,夠了!

                  鮑里斯 (大哭)那么,上帝保佑你!我只求上帝讓她早死,別讓她一直痛苦下去!再見?。ň瞎?/p>

                  卡捷琳娜 再見!

                    〔鮑里斯下??ń萘漳饶克退?,若有所思地站了片刻。

                  

                  第四場

                  

                  卡捷琳娜(獨自一人)現在到哪兒去呢?回家去嗎?不,回去就跟到墳墓里去一樣。對,回去就跟到墳墓里去一樣!……就跟到墳墓里去一樣!還是在墳墓里好……一棵小樹下面有座小墳……多好??!……陽光溫暖著它,雨水滋潤著它……春天,墳上會長出青草,那么細軟細軟的……鳥兒會飛到樹上,它們將唱歌,生兒育女,鮮花盛開:有黃的、紅的、藍的……什么樣的都有(若有所思),什么樣的都有……靜悄悄的,太好啦!我好像輕松些了!至于活下去,我連想都不愿想。還活下去嗎?不,不,不必了……沒有意思!我憎惡這些人,我憎惡這個家,憎惡這四堵墻!我不到那兒去!不,不,我不去!倘若回到他們那兒,他們又要跟著我,說個沒完沒了,這對我有什么用呢?哎呀,天黑下來了!又有人在什么地方唱歌!唱什么呢?聽不清……還不如現在死了的好……唱什么呢?等死神找上門來或者我自己……這都一樣,反正不能再活下去了!罪惡?不會替我祈禱嗎?誰愛我誰就會替我祈禱的……在棺材里……會把我的手疊成十字!對了,就這樣……我想起來了。他們抓住我就會強迫我回家……哎呀,快,快?。ㄗ叩胶舆?。大聲地)我的朋友!我的歡樂!永別啦?。ㄏ拢?/p>

                    〔卡巴諾娃、卡巴諾夫和一個手持提燈的雇工上。

                  

                  第五場

                  

                    卡巴諾娃、卡巴諾夫和庫利金


                  庫利金 聽說,有人在這兒看見了。

                  卡巴諾夫 有把握嗎?

                  庫利金 他們說就是她。

                  卡巴諾夫 好了,謝謝上帝,起碼看見她還活著。

                  卡巴諾娃 你居然嚇哭了!有什么好哭的!別擔心:咱們跟她遭罪的日子還長著哩。

                  卡巴諾夫 誰料到她會到這兒來呢!這地方人很多。誰會想到躲在這兒呢。

                  卡巴諾娃 你瞧她干的好事!真是個臭婊子!她就想耍她的少奶奶脾氣!

                    〔人們手持提燈從四面八方聚來。

                  群眾甲 怎么,找到了嗎?

                  卡巴諾娃 可不是還沒有找到。像鉆進了地縫似的。

                  幾個人的聲音 真是怪事!真叫人納悶!她能跑到哪兒去呢!

                  群眾甲 但愿能找到!

                  群眾乙 怎么能找不到!

                  群眾丙 說不定她自己會跑出來的。

                    〔后臺有人喊:“喂,來船哪!”

                  庫利金 (從岸上)誰在嚷嚷?有什么事?

                    〔有人喊:“有個女人跳河啦!”

                    〔庫利金跑下,幾個人緊跟他跑下。

                  

                  第六場

                  

                    前場人物,但缺庫利金


                  卡巴諾夫 天哪,準是她?。ㄏ肱苓^去)

                    〔卡巴諾娃拽住他的手。

                    媽,放開我,真要命!我要把她撈上來,不然的話,我自己……沒有她我怎么辦呢!

                  卡巴諾娃 我不讓你走,你休想!為了她把自己毀了,她值得你這么干嗎!她把咱們的臉都丟盡了,居然又鬧出這種事來!

                  卡巴諾夫 放開我!

                  卡巴諾娃 你不去反正有人會去的。你去,我就詛咒你。

                  卡巴諾夫 (雙膝跪下)哪怕讓我瞧她一眼呢!

                  卡巴諾娃 撈出來再瞧也不晚。

                  卡巴諾夫(站起來,問大家)怎么樣,諸位,沒有看見什么嗎?

                  群眾甲 下面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見。

                    〔后臺響起喧鬧聲。

                  群眾乙 好像在嚷嚷什么,可是什么也聽不清。

                  群眾甲 這是庫利金的聲音。

                  群眾乙 瞧,打著提燈在河邊跑哩。

                  群眾甲 上這兒來了。瞧,還抬著她哩。

                    〔若干人回來。

                  回來的人之一 庫利金真是好樣的!就在靠岸的一個漩渦里;打著燈可以看見水里很深的地方;他先看見衣服,就把她撈上來了。

                  卡巴諾夫 活著嗎?

                  回來的人之二 哪兒還活著!從高處跳下去的,那兒是懸崖,想必碰到鐵錨上了,給碰傷啦,真可憐!可是,哥兒們,她就像活著一樣!不過在太陽穴有個小傷口,而且就有一點血印兒。

                    〔卡巴諾夫急忙跑下;庫利金與眾人抬著卡捷琳娜的尸體向他迎面走來。

                  

                  第七場

                  

                    前場人物和庫利金

                  

                  庫利金 給你們,這就是你們的卡捷琳娜。你們愛拿她怎么辦就怎么辦吧!她的尸體在這兒,把它拿去吧;可是她的靈魂現在不是你們的了:她現在正站在比你們更為仁慈的審判者①面前?。ò咽w放在地上,跑下)(〖注釋〗① 指上帝。)

                  卡巴諾夫 (撲向卡捷琳娜)卡佳!卡佳!

                  卡巴諾娃 得啦!哭她都是造孽!

                  卡巴諾夫 媽,您把她毀啦!您,您,您……

                  卡巴諾娃 你說什么呀?難道你瘋了嗎!忘了在跟誰說話嗎!

                  卡巴諾夫 您把她毀啦!您!您!

                  卡巴諾娃 (對兒子)好嘛,有話回家跟你說去。(向人們深鞠躬)諸位,好心的人們,謝謝大家幫忙!

                    〔大家鞠躬。

                  卡巴諾夫 你倒好了,卡佳!可是我干嗎還留在這世上受苦呢?。〒涞乖谄拮拥氖w上)

                發布評論:
                評論內容:
                驗證碼:
                點擊更換圖片
                看不清?換一張
                • Q Q: 53242514
                • 微信: iccxx8
                微信公眾號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2 “劇本發行網”版權所有  |  ICP證:京ICP備17011674號-6  |  技術支持:分類信息系統(V2021.1)  |  
                網頁內的所有信息均為用戶自由發布,交易時請注意識別信息的虛假,交易風險自負!網站內容如有侵犯您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舉報信息、刪除信息聯系客服
                色情三级抗日电影在线看,叫大声点 浪货 腿张开点h,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高潮日韩

                    <dfn id="vjttt"><nobr id="vjttt"><menuitem id="vjttt"></menuitem></nobr></dfn>
                    <form id="vjttt"><nobr id="vjttt"></nobr></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