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vjttt"><nobr id="vjttt"><menuitem id="vjttt"></menuitem></nobr></dfn>
      <form id="vjttt"><nobr id="vjttt"></nobr></form>
      
      

                當前位置: 首頁 - 全部信息 - 劇本發布 - 電視劇

                情深似海

                ¥20萬
                發布日期:2022-06-28 19:59:36     瀏覽量:286
                《情深似?!贩旨瘎∏?br />
                第一集
                1. 2002年冬天的一個夜晚,漆黑籠罩著一座群山圍繞的小山村,略有幾戶人家還亮著燈陳喜蓮和丈夫許東發在聊家常,屆時村里突然燃起熊熊大火,照亮了整個小山村,隱約聽見有人喊起火,陳嬸許東發夫妻二人聽見喊聲沖出門外直奔火場,踹門進屋救出老于頭和于曉芬,許東發二次闖入火海,卻被烈火圍困,消防人員趕到撲滅烈火,從廢墟中抬出兩具尸體,通過辨認,一具是許東發,另一具是于得水老伴,陳喜蓮見丈夫被大火燒死痛不欲生昏死過去,被村民送往村衛生室,經衛生員一番施救緩醒過來又返回事故現場,于曉芬哭喊著媽媽,于得水更是傷心至極,村書記牛一草安慰逝者家屬,一夜無話,次日,鄉委呂書記為村長許東發主持追悼會,于得水父女倆無處安身,陳喜蓮想把于得水父女倆接到自己家里住,牛一草卻不同意,因為牛一草很早就暗戀過陳喜蓮,況且現在還是單身,如果于得水住喜蓮家里就怕他倆死灰復燃,因為于得水跟陳喜蓮過去也相戀過,二人爭持不下,最后由于小芬做決定,于曉芬怕父親跟喜蓮日久生情,給他找來個后媽,決定去牛書記家。小芬洗衣服牛大春上前搭訕,抱來一大堆衣服讓小芬幫著洗,被牛一草制止。蘭英獨自騎車上學被綁架索要五萬元,張家急的團團轉,陳喜蓮拿出五萬元救急。由于綁匪的疏忽蘭英僥幸逃出虎口,在蘭英的配合下警方將綁匪繩之以法。陳喜蓮表彰大會,陳喜蓮講述救人經過,呂書記給予肯定,陳喜蓮給于得水送被褥被超市老板大白梨看見說風涼話。村民大會正式通過陳喜蓮為靠山屯村村長。陳喜蓮給于得水送棉衣正趕上于得水在屋里攏火取暖,被喜蓮一頓批評,村民看見書記家冒濃煙以為書記家著火紛紛來救火,原來是一場虛驚。于得水跟喜蓮一起喝酒敘舊情,酒喝多睡在了喜蓮家里。

                第二集
                這一天,于德水來到陳嬸家給陳嬸送好吃的,借此向陳嬸提出要結婚,陳嬸表白要等兒子許克完婚后自己再辦婚事,然后轉身朝大門外走去,老于頭懷疑陳嬸有外遇,偷偷跟在陳嬸后邊,一直跟到老書記牛一草家,老書記牛一草借機會向陳嬸求愛,被窗外跟梢的老于頭偷聽,老于頭吃醋,跟牛一草大干一場。
                陳嬸進城買地膜,順便來到水果批發市場,聽說扣大棚種草梅成熟早賣價高,經人介紹來到北大林村學大棚種草梅技術,準備帶村民發家致富,去公交車站買票坐車,發現錢包里的錢丟個分文沒剩,只好徒步去北大林,披星帶月走了一宿,第二天一早來到北大林,北大林馮村長同意轉讓溫室大棚草莓種植技術,并簽了合同。
                老于頭給陳嬸送餃子,聽許克說陳嬸進城買地膜一夜未歸,不放心,又怕陳嬸走丟凍著餓著,又怕陳嬸跟哪個大款跑了,準備進城找陳嬸,老于頭閨女于小芬本來就不同意于頭跟陳嬸的事,阻止了老于頭,老于頭撞墻自盡未遂------
                許克、孫大山同時在追于小芬,小芬卻迷戀著牛書記兒子牛大春,許克、孫大山二人都來幫于家干活,倆人爭風吃醋打了起來。
                村民張六托老李頭作媒人,把女兒蘭英介紹給許克,蘭英卻暗戀著孫大山,孫大山這邊追著于小芬,那邊偷偷給中學同學牛月寫情書。
                老于頭不許小芬跟牛大春處對象,小芬非牛大春不嫁,發誓,生是牛家人死是牛家鬼,于頭說服不了小芬,撞墻自盡未遂,小芬給于頭做面條,于頭發誓,小芬不跟大春分手他就絕食,小芬假裝答應,于頭不信,小芬生氣離開,于頭去老伴墳上叨叨念念,小芬回到家發現老爹不見,急忙去村部找村長,陳嬸聽說于頭不見,急忙廣播通知村民出來找老于頭,大家滿山遍野找 在于家墳發現了老于頭,于頭撞碑自殺未遂,陳嬸將于頭帶回家。
                陳嬸召集村民開會,動員村民蓋大棚種草梅召到村民強烈反對。
                第三集
                馮村長來到靠山屯跟陳嬸談蓋大棚問題,陳嬸留馮村長在家吃中午飯,正巧被于頭看見,確認陳嬸跟馮村長有不正當關系,自己生悶氣,小芬從中添油加醋,說陳嬸這些年一直在騙他,然后讓于頭反省,自己摔門出屋,于頭覺得小芬說的有道理,感覺自己被陳嬸騙了,自己打自己嘴巴,正巧陳嬸進屋,陳嬸勸于頭,于頭不聽,臉被打腫。小芬返回來見老爹臉被打腫,以為是陳嬸打的,跟陳嬸大干一場。
                蘭英暗戀孫大山,勸大山別再追于小芬,大山不服勁,去了大春豬場,警告大春不許再纏著小芬,并且威脅大春,再纏著小芬他就要把大春豬場放火燒光。大山知道許克也在追小芬,怕競爭不過許克,深夜那就去老于頭家討好老于頭,結果還是被許克發現,第二天許克瞞著陳嬸捧快豬肉給老于頭被小芬拒絕,小芬逼于頭把豬肉送回陳嬸家,陳嬸莫名其妙。許克把孫大山給于頭送酒的事跟陳嬸說,并表示一定不能讓小芬落在大山和大春手里。
                路上,蘭英再次遇大山,正勸大山別再追小芬,小芬開車過來,大山跳上車遠去,蘭英盯著遠去的三輪車。
                小芬為了讓于頭接納牛大春,自己掏錢買酒讓牛大春送于頭。
                老書記牛一草聽說老于頭開始建大棚,去表揚表揚老于頭,老于頭以為牛一草是去勸他跟陳嬸分手,拿磚頭把老書記打跑。牛一草在村部勸陳嬸跟老于頭分手,二人抱在了一起,正巧老于頭來到,跟牛一草大干一場
                許克去于家看小芬被小芬一頓損,許克沒面子拎酒瓶在大街上邊走邊喝,大醉后遇小芬,小芬把許克扶回家。

                第四集
                許克醒來后聽陳嬸說是小芬把自己送回來,以為小芬還是喜歡自己,又去找小芬,又被小芬一頓臭罵,垂頭喪氣回到家,管張三叫李四語無倫次。
                村里開會勸導村民蓋大棚,老于頭突然反口說不蓋大棚了,陳嬸問他為啥,于頭說怕蓋大棚又得把馮村長找來。陳嬸來到于頭家勸導老于頭,老于頭又提出要結婚,怕夜長夢多。陳嬸堅持要等許克結婚后自己再辦親事。
                老于頭想把小芬嫁給許克,又收了大春和大山的賄賂,不知把小芬嫁給誰好。
                小芬送許克回家的事、許克在街上遇小芬的事,全被大春看見,大春以為小芬跟許克好上了,來找小芬問清楚,小芬解釋,大春不相信,氣哼哼回家,與小芬鬧將。
                大山跟他爹孫副借錢要給小芬買手機,孫副不同意,爺倆吵起來,孫副拽抽屜砸大山沒砸著,砸在蘭英頭上,蘭英問大山為什么打架,大山說跟爹借錢給小芬買手機,蘭英掏五百元借大山,大山買手機給小芬被小芬推辭,并警告大山別在纏著她,大山被小芬冷落
                大春家豬有病,小芬親自開車請獸醫,大春受感動,大春親小芬被大山看見,大山吃醋,辱罵大春和小芬,被小芬趕走。
                賣店老板大白梨把小芬拿錢讓大春買酒給老于頭的事告訴了老于頭,老于頭回家跟小芬算總賬,小芬讓于頭出價,于頭張口要四十萬。大春拿出四十萬給老于頭,老于頭答應把小芬嫁給牛大春。
                大山猙狠牛大春,趁夜間來牛家豬場刺殺牛家豬,被大春聽見,大春出來看,大山用刀向大春身上亂刺。大春倒地,大山逃跑,小芬報警,正在破壞大棚的孫副聽見警笛聲逃跑,警察以為是殺人犯,逮個正著。

                第五集
                警察審問孫副,孫副不承認自己殺人,大山殺了人準備逃跑,聽孫妻說孫副被抓走,大山決定去自首換回孫副。
                孫大山、牛大春爭于小芬出了命案,陳嬸勸許克不要再摻和進去,許克表示一定要摻和進去,打敗牛大春和孫大山,陳嬸警告許克,你想娶于小芬,除非我死。
                老李頭來陳嬸家尋問許克跟蘭英的事,許克婉言推拖,陳嬸看出許克心思,勸許克還是跟蘭英處,有我跟老于頭這關系,你不能再把小芬娶家來,這樣會招村民戳自己脊梁骨。
                蘭英從不提起跟許克處對象的事,張六去賣店打探風聲,問許克跟蘭英的事,大白梨直言不諱告訴張六,許克已考上函授大學,不可能要你家蘭英,張六掃興而歸。
                于頭在陳嬸家喝酒,打算在陳嬸家睡一宿,小芬來到,把陳嬸臭罵一頓,強行把于頭拽出陳嬸家,牛一草聽小芬說把陳嬸大罵一頓,怕陳嬸想不開,連夜去陳嬸家看望,陪陳嬸喝酒,喝多睡在了陳嬸家,老于頭一覺醒來,發現睡在自己家,懷疑陳嬸出事,急忙起來去陳嬸家。陳嬸醒來發現一草睡在她身邊 ,急忙推醒一草,于頭來敲門,陳嬸急忙下地,穿牛一草鞋出去給老于頭開門,于頭發現有問題闖進屋,看見牛一草在屋里,憋了一肚子氣,但又講不過牛一草,把話題轉到四十萬彩禮上,牛一草莫名其妙。老書記跟陳嬸在村部研究蓋大棚的事,老于頭趕上,認為他倆在談情說愛,跟牛一草大干一場。
                大春去找小芬半路碰見,突然覺得身上癢癢,雙手在身上亂抓,小芬掀大春衣裳想看看咋回事。正巧被許克看見。許克把大春挖苦了一頓。
                陳嬸生病老于頭來伺候,于頭勸陳嬸辭了村長職務,倆人好結婚,免得牛一草惦記,陳嬸堅決不同意。

                第六集
                陳嬸生病,老書記牛一草來探望陳嬸,老于頭提起那四十萬假錢,懷疑是牛一草出的主意,不承認大春跟小芬的婚事,小芬進屋說是自己出的主意,老于頭氣昏。
                牛大春斗不過許克,不想在家養豬,便進城打工,既沒給小芬留電話也沒給小芬留地址,許克趁機向小芬發起攻勢,找小芬聊天,鼓動小芬跟大春斷絕關系,小芬經不住許克三寸不爛之舌,心里有些動搖,二人聊天被張六看見,
                張六去找老于頭,命老于頭看好小芬,不許小芬在許克和蘭英中間攪和,于頭不服,張六要跟于頭血戰到底!
                陳嬸跟馮村長談大棚的事,談到好處二人握手,被于頭看見,于頭跟陳嬸吵了一頓,要跟陳嬸一刀兩斷。
                陳嬸來張六家,張六以為陳嬸來相親,熱情召呼,陳嬸提起蓋大棚,張六變臉把陳嬸哄出去,被張妻埋怨,張六后悔,又去找陳嬸賠禮道歉,張六再次提蘭英跟許克的事,陳嬸打馬乎眼,張六表示:你不娶蘭英作兒媳婦,我就不蓋大棚。
                城里工地女工曉宇與大春聊天,下班后領大春吃燒烤,又騎摩托車帶大春兜風,半路被流氓歐打,住進醫院。
                老于頭幫陳嬸修房子從梯子上掉下來腿被摔斷,本來跟陳嬸水火不相融的于小芬對陳嬸就有反感,這回更是火上澆油,把陳嬸罵個狗血噴頭。

                第七集
                大山、蘭英一起去鄉里趕集,回來時倆人有說有笑,此時此刻大山、蘭英一舉一動被賣店老板大白梨看見,告訴了張六,張六回家對蘭英大打出手,并揚言蘭英不跟許克搞對象,他就要跟蘭英斷絕父子關系。
                大白梨又把大山、蘭英一塊趕集的事告訴了王老艮女兒王帶弟,慫恿帶弟跟許克處對象,帶弟不敢,大白梨給帶弟出主意,讓帶弟爹王老艮裝病重留遺言,騙陳嬸娶帶弟做兒媳,陳嬸中計。
                陳嬸走進寢室 發現地桌上有一張紙條 陳嬸拿起來看是許克留下的,陳嬸放下紙條 手捂胸口眼睛瞪大,不知出了啥事,去村里廣播動員全村人出來找許克。
                許克去了水果市場,聽說大棚種草梅不易儲存,回來勸陳嬸別再張羅蓋大棚,陳嬸不愛聽,母子倆起了沖突,把許克趕走,許克去了西河套,帶弟來到,帶弟和許克在河邊聊天、拉勾,被張六看見,張六回家催蘭英加緊跟許克處,別落在帶弟后面,逼蘭英給許克送衣服。
                于頭上墳燒紙引起火災村民來撲救,于頭被嗆死,一草把于頭老伴墳頭扒開,要把于頭就地埋了,陳嬸不同意,把老于頭背回家。

                第八集
                陳嬸叨叨念念,于頭緩醒過來。一草以為老于頭嗆死,帶村民來老于家吊孝。
                張六找王老艮問帶弟跟許克又送衣服又拉勾到底咋回事,二人話不投機打了起來,張六把酒箱周翻,老艮要張六賠一千三百元。張六回家取錢,說有一筆大買買張妻不信,蘭英盯梢。
                許克和小芬談話試探小芬跟大春的感情,被張六看見,張六提醒許克要站穩立場,不能一腳踩三只船把蘭英給甩了。
                張六警示帶弟不能跟許克處對象,并警告大白梨再慫恿帶弟跟許克處對象,他就要不客氣,大白梨不服,二人大吵,張六揮酒瓶將大白梨打傷,帶弟拿藥條子給張六,大白梨藥費三百八十元,張六拿幾個雞蛋來應付,大白梨不認可。張六識破大白梨詭計,三塊八的條子改成了三百八,張六拿五塊錢放柜臺上,大白梨沒好意思拿,一分錢沒撈著,白挨一棒子。
                陳嬸一草在河邊討論建魚塘的事,老于頭盯梢,一只蜜蜂落一草脖子上蟄了一下,一草疼痛,陳嬸看一草脖子被老于頭看見,老于頭撿石頭朝一草砸來。
                衛生員把許克跟蘭英談話的事告訴了孫妻,孫妻大鬧村委會。

                第九集
                帶弟感覺許克不太喜歡自己跟大白梨說,大白梨為了早日跟老艮完婚,幫老艮把帶弟早日打發出門,又給帶弟出主意,要想得到許克得先把村長哄好,讓王老艮蓋大棚。王老艮找孫副幫拉磚,孫副給老艮潑冷水,阻止老艮蓋大棚,大白梨計劃落空。
                孫副家栽土豆,蘭英來到幫干活,孫妻把蘭英拉屋里,了解許克跟蘭英壓馬路的事,蘭英謊說是許克找她,讓她幫勸張六蓋大棚的事,孫妻放下心。蘭英蒙騙張六說,咱家把大棚蓋起來,我就跟許克結婚,張六相信,開始蓋大棚。
                陳嬸單獨請一草吃飯,談老于、一草、和她的三者關系,一草以為陳嬸想通,想跟他好,心花怒放,陳嬸挑明讓一草從三個人當中退出,一草說出三個字:不可能!陳嬸問為啥,一草又說出仨字:我愛你!正巧老于頭來到,見陳嬸跟一草吃飯,火冒三丈,將飯桌周翻。
                許克幫小芬干活,小芬突然喊肚子疼,許克背小芬去衛生所,到了衛生所小芬肚子不疼了,帶弟念疙瘩話給小芬聽,二人話不投機撕打起來。一草發現許克整天纏著小芬怕出問題,找許克、陳嬸談話,許克不服,跟一草、陳嬸爭辯,正巧小芬來到,一草問小芬,小芬炸了鍋。
                小芬進城看大春,聽大春工友說大春被人打住進醫院,小芬去醫院探望,果然發現一女青年在護理大春,懷疑大春處了新朋友,勸大春傷好回村,大春惡語相加,把小芬罵回來,許克假裝勸小芬,實則是探聽小芬口風。

                第十集
                小芬被大春罵回來,還不說大春不要她,把過錯留給自己,許克勸小芬,越勸越急,老于頭聽出其中奧妙,找一草大吵大鬧,許克出面勸解,于頭作罷,此次爭吵被窗外帶弟聽見,回去跟大白梨說,帶弟見小芬蘭英都在追許克沒自己的份,想退出來,大白梨使激將法激帶弟。
                陳嬸發現許克幫蘭英追大山,勸許克把事收回來,許克堅決不肯,陳嬸要跟許克斷絕母子關系,許克見母親一直阻止他跟小芬處對象,并且要斷絕母子關系,一股火服毒自盡。
                帶弟發現許克喝農藥急忙去村部報告,陳嬸后悔莫及,帶弟留醫院伺候許克,于頭聽說許克喝農藥怒沖沖找陳嬸問原因。
                于頭著急要跟陳嬸上床,摟住陳嬸不放,小芬趕來看見,辱罵二老,于頭生氣,要跟小芬斷絕父子關系,準備進城收廢品。
                陳嬸訂購了一批大棚鋼架,交了預付款十八萬,村民大棚墻砌好鋼架遲遲未到,電話地址全是假的,陳嬸得了精神分裂癥,于頭來護理,陳嬸把老于頭當推銷員,拿菜刀砍于頭沒砍著,許克被砍中一刀。
                第十一集
                夜間陳嬸在自家院子里挖大坑,挖累回寢室睡著,于頭守陳嬸身邊叨念,陳嬸醒過來,二人緊緊抱在一起,陳嬸看見許克頭上纏著紗布、地上扔的枕頭被褥、墻上撕破的字畫、摔碎的壇壇罐罐、不知發生了什么,于頭說出事情經過,陳嬸感到對不起村民而流淚。
                于頭跟小芬生氣,進城收廢品,第一筆買賣誤收了電纜線,被警方拘留,出來后,交了一年房租的房子住了半月被動遷辦攆走,之后,騎三輪車撞壞了高級驕車,拿三輪車頂了債,實在沒招,去了一家旅店當了接站員,單身女老板接納了老于頭,盛情款待。
                許克進城辦貸款帶上了于小芬,向小芬表白要給小芬住高樓買驕車,小芬根本不買許克的賬,許克帶小芬進城逛公園逛商場買衣服的事被一草知道,正跟許克理論,張六進屋,正巧聽見許克說什么戀愛,警告許克不能再朝三暮四,大棚蓋完就張羅給蘭英、許克辦喜事。
                一草意外,聽說許克、蘭英要結婚,包了一千元錢紅包給陳嬸,陳嬸莫名其妙,一草正為許克、蘭英結婚慶幸,陳嬸把紅包送回來。
                張六聽蘭英說許克帶小芬進城逛公園逛商場買衣裳,大怒,要找許克算賬,被蘭英蒙混過去。
                陳嬸進城找老于頭,偶然間在順發旅店遇見,于頭把陳嬸領進自己房間。

                第十二集
                老于頭講了進城的遭遇,陳嬸把許克帶小芬進城的事告訴了老于頭,倆人聊了一會,話不投機,終止了談話,陳嬸找老板安排房間,老板把老于頭、陳嬸安排在一個房間。陳嬸見旅店只有一個單身女老板,怕出事,把于頭拉回靠山屯。
                于頭聽說許克帶小芬進城逛公園逛商場買衣服,回家鼓勵小芬跟許克好好處,別再惦記牛大春,父女倆正爭吵,牛大春進院,于頭對牛大春棍棒相加,正巧許克進院,大春、許克話不投機打了起來,于頭連大春、許克一起打,大春、許克打架被張六偷看見,得知許克、大春在爭小芬,回家問蘭英,蘭英順水推舟說我跟許克黃了,張六氣的咬牙切齒。
                大春把許克給小芬買那件衣裳拎到村部找許克,二人爭吵,小芬來勸架,形成三人大戰。
                馮村長跟陳嬸一起種草梅,老于頭看見,賭氣,又回到順發旅店,馮村長怕影響陳嬸跟老于的關系,回了北大林。陳嬸來于家找于頭解釋,老于頭沒在家,被小芬一頓臭罵,陳嬸生氣犯了心臟病,張六趕上,把陳嬸背到汽車站。陳嬸住進了醫院。
                一草在村里鼓動村民拆大棚,帶弟來醫院向陳嬸報信,陳嬸帶病返回靠山屯,因為沒人懂技術,又請來了馮村長,馮村長教陳嬸種草莓,馮妻來到,看見馮村長手把手教陳嬸,夫妻二人大打出手。

                第十三集
                牛大春妹妹牛月大學畢業回鄉務農,被村里選為農業技術員,許克以談工作為名拉牛月談話,想跟牛月談戀愛,被牛月拒絕,陳嬸見許克跟牛月拉拉扯扯,警告許克不許跟牛月處對象,許克不服,跟陳嬸犟嘴,陳嬸生氣心臟病復發。
                許克發現大山在追牛月,急忙去孫副家催孫副給大山和蘭英定親,帶弟見許克看中了牛月,去賣店跟大白梨說,大白梨又給帶弟出主意,讓帶弟跟許克生米煮成熟飯。
                陳嬸、牛月計劃在大棚區打口深井解決村民運水難問題,結果資金成了問題,正在發愁,老于頭來電話,讓陳嬸找人打井,有人出錢。
                旅店老板好酒好菜對待老于頭,想以身相許,于頭不答應,夜晚,老板鉆進于頭被窩,次日一早,于頭醒來發現老板睡在他被窩,吃驚,老板跪在于頭面前,于頭見狀要收拾行里回村 ,老板拉于頭不讓走。
                大棚蓋完,張六逼許克、蘭英結婚,許克、蘭英沒辦法,只好去醫院開許克有不孕癥的假證明,沒開來,張六發現自己被騙,要點大棚,情況緊急,蘭英服鈣片裝死,張六悲痛欲絕后悔莫及。
                聯系方式
                提示:聯系我時,請說明在劇本發行網看到的,謝謝!
                聯系人:
                朱子英(個人)
                所在地:
                全國
                電話:
                微信:
                QQ:
                發布評論:
                評論內容:
                驗證碼:
                點擊更換圖片
                看不清?換一張
                • Q Q: 53242514
                • 微信: iccxx8
                微信公眾號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2 “劇本發行網”版權所有  |  ICP證:京ICP備17011674號-6  |  技術支持:分類信息系統(V2021.1)  |  
                網頁內的所有信息均為用戶自由發布,交易時請注意識別信息的虛假,交易風險自負!網站內容如有侵犯您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舉報信息、刪除信息聯系客服
                ×
                舉報
                信息:
                情深似海
                舉報理由:
                其它說明:
                色情三级抗日电影在线看,叫大声点 浪货 腿张开点h,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高潮日韩

                    <dfn id="vjttt"><nobr id="vjttt"><menuitem id="vjttt"></menuitem></nobr></dfn>
                    <form id="vjttt"><nobr id="vjttt"></nobr></form>